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摩罗专辑】西方学者的民族主义有什么表现

文章附图

63d0f703918fa0ec6c75929b2e9759ee3c6ddbf2.jpg

西方学者的民族主义有什么表现

文|摩罗

值班编辑|云飞扬



  最近所写的一篇文章,涉及殖民者对殖民地居民的屠杀问题。由于英国是近代最猖獗的殖民国家,我想举一个英国殖民者屠杀原住民的例子。我曾从达尔文的著作中读到过片言只语,可是因为语焉不详,无法完整引述。我的藏书中此外似乎无此内容,勉强想起多年以前曾经买过一本《历史目击记大观》,赶紧找出来搜寻。然而终于失望。

  这本书选编了西方世界许多灾难性历史事件的记述,诸如美国人怎样打内战,法国人怎样屠杀俄国人,西班牙人怎样屠杀美洲人等等。英国是拥有殖民地最广阔的国家,为什么不说说英国人的征战?本书只有两篇关于印度殖民地叛乱的文章,第一篇完全是站在英国官方立场,描述印度人民对殖民者的复仇屠杀,充满激情地控诉起义者的罪恶。第二篇以最饱满的正义感,记述英国殖民当局如何侮辱并处死起义领袖。我想,也许这本书是英国人编选的,一翻扉页,果然看见“【英】约翰•凯里编订”字样。知道了这个背景再来找英国战事,有一位对外作战的海军元帅纳尔逊将军,关于他的记述竟然多达7篇,篇篇都在歌颂他英勇善战、精忠报国、人格高尚。而那些战事主要是针对法国人和西班牙人的。

  本书对西班牙人和法国人暴行的描述,尤其是法国人如何惨败在英国人正义枪炮之下的描述,所占篇幅最多。对于法国的殖民屠杀,编选者不感兴趣,大约因为法国殖民势力远不如英国强大,不过是个小弟弟,不值得关注。唯有拿破仑的崛起,对英国前途构成威胁,所以该书对于拿破仑特别重视,仅仅关于滑铁卢惨败的情形,收录的文章竟然多达6篇——谢天谢地,英国人最需要看到拿破仑的失败。

  在英国人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前,西班牙一直是殖民老大,颇有独吞世界之势,所以英国人特别恨西班牙人,喜欢控诉他们的罪行。有一篇文章名叫《西班牙人在西印度群岛的暴行》,其中说:“有一次我们的军队正开往一个城市,在离城约10英里处我们受到当地印第安人的热忱款待。他们献给我们一条其大无比的鱼,以及许多面包和肉。可是我们这些西班牙人却像魔鬼一样嗜杀成性,竟然拔出刀剑将所有这些印第安人杀死。这次一共杀死了3000人。”另一篇文章介绍了西班牙军队在巴拉圭的屠杀之点滴。巴拉圭加里奥人愿意无偿提供给养,但是要求这支强盗军队得到给养后就离开这里。军队于是对他们开枪射击。“他们听见枪声,也看见很多人倒地死去,但是他们一点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他们看见尸体上有一个个小孔,这使他们又惊讶又恐惧。”这支加里奥人投降以后,帮助西班牙人进攻阿盖斯。“在阿盖斯,我们占领了所有的部落并杀死了所有的人……烧毁了阿盖斯人所有的村庄。”

  英国人如此热衷于描述法国人和西班牙人的残忍和失败,其实并不是本书编选者的个人偏见,而是一个民族的情感倾向。因为法国和西班牙这两个邻邦一直是英国的对手和宿敌。

  我一下子明白了,长期以来我们对西方学人一直有个误解,老以为他们多么“国际主义”、 多么“世界情怀”、 多么“人类意识”、多么“人道精神”。实际上他们常常很“国家”、很“民族”、很“本位”、很“内外有别”。 一本号称从新闻报道角度描述人类两千年来重大历史事件的著作,竟然用了7篇文章报道一位英国元帅的胜利、6篇文章报道一位法国元帅的失败。这种民族感情是不是太强大了、太偏执了?

  我丢开这本英国人编选的著作,另向朋友借书。一位邻居送来美国学者布尔斯廷《美国人——殖民地历程》,就题材和主题而言,这是最合适的著作。可是,这本书根本不谈欧洲殖民者是如何入侵印第安人的家园,如何一步步将他们赶尽杀绝的,而是不断谴责印第安人如何反抗和消灭入侵者。作者充满正义地控诉印第安人的残忍和凶恶,说印第安人是“出洞的狼”,说他们对侵略者的进攻是“魔鬼的袭击”。他以文明人的骄傲嘲笑印第安人没有读过格劳秀斯的《论战争与和平的法律》和瓦特尔的《国际法》,骂他们不懂得欧洲人“文明战争”的规则。

  真是天大的笑话。印第安人从来没有赶到欧洲给他们的家园投射一根箭镞,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过自己的日子,这究竟违背了那一条国际法?难道欧洲人的国际法就是规定欧洲人可以杀光全世界居民,将整个地球都占为己有吗?假如德国人打进法国,法国人却不放一枪一弹,八国联军打进中国,中国人却将城市、村庄主动交给联军,这就是遵守国际法吗?

  事实上全世界的殖民地居民,最初都是绽开灿烂的笑容接待那些不怀好意的强盗的。可是这些强盗喘了一口气之后,马上就着手抢劫他们的财富,逼他们当奴隶。当原住民不愿意被抢劫,不愿意当奴隶的时候,他们就制定了大屠杀政策。

  当年英国人侵入纽芬兰的时候,贝奥图克人拿出最珍贵的海货笑脸相迎。英国人刚刚搭好自己的棚屋,就开始抓捕贝奥图克人做他们的奴隶。当这些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放弃领土、躲进森林时,英国官方颁布法令,捕杀多少贝奥图克人,就可以奖赏多少土地和牲畜,而所有这些用于奖赏的土地和牲畜,原本都是贝奥图克人的财富。这个不幸的民族终于在英国人的炮火中灭绝了。

  国际社会的正义法则,最基本的想来应该有这么两条,第一是互不侵犯,第二是将战争尽量控制在军队与军队之间,而不毁灭居民的正常生活。享有世界声誉的大学者布尔斯廷却忘了,恰恰是欧洲文明人不尊重印第安人的主权,恰恰是这些殖民强盗对美洲全境安居乐业的居民实行赶尽杀绝的政策。欧洲人只在欧洲本土遵循“国际法”,但未必是出于“人道精神”,多半是因为各种对抗力量的均衡,其直接目的是保存本国本族的人力和财富。对于殖民时期的美洲人、对于非洲人、对于澳洲人、对于犹太人、对于阿拉伯人、对于波利尼西亚人、对于美拉尼西亚人、对于印度人、对于中国人,是不是真心实意地讲过什么“国际法”?

  在持续几百年的殖民屠杀中,多少民族被欧洲人杀绝,这些尸横遍野的土地全都成了欧洲人的乐园。二战以后犹太人控诉德国法西斯搞“种族灭绝”,欧洲人为了“文明”的面子也跟着附和。其实搞种族灭绝的何止德国人,所有的欧洲殖民者玩这种勾当已经玩了几百年,地球上的整个种族分布,以及相关的物种分布和生态状况,都因此而出现了巨大改观。

  西方学者对于本国本族的这些罪行,竟然没有一点起码的客观态度和清醒意识。自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学人立志以西人为师,用最大的善意想像西方的文明人,对于他们的学者我们尤其尊重和信任。可是,西方学者所宣称的那些东西,真的那么真诚那么真实吗?我们内心所建构的那种西方文明人形象,和那种学者形象,真的那么如实那么可靠吗?我们是不是至少应该提醒自己保持一点冷静和谨慎,而不至于完全丧失辨析和反省的能力?

  2007年写于北京北小河边


微信图片_20190426204737.jpg

文章分类: 进步学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