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别让活埋湖南教师的“背后人”逍遥法外

文章附图

微信图片_20190623094602.jpg


别让活埋湖南教师的“背后人”逍遥法外


文|杨昭友

值班编辑|云飞扬



前天,看到“湖南教师被埋操场16年”的消息后,心,仿佛被锥子扎了一下般痛疼。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事发生在中国大陆。


上世纪八十年代,看过一部外国电影《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讲述具有正义感的警察局长蓬纳维亚与建筑业的黑手党头目及其保护伞之间的殊死较量。电影中一个情节至今让人记忆犹新:警察局长说服了黑手党头目的情人塞蕾娜出庭作证,指控该头目,但塞蕾娜却在洗澡时被黑手党杀害,她的尸体被浇铸进混凝土构件里。


正像今天公知们说南霸天、黄世仁、刘文彩是乡贤一样,我们也以为,外国的影片中的情节是虚构的。谁知道,今天真实的一幕,居然出现在春天里。


2003年,湖南怀化新晃一中新修一个操场,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承包了该工程,分管后勤的教师邓世平负责工程质量监督。邓世平发现操场施工偷工减料,有严重质量问题,先是拒绝验收签字,然后又向县里举报。可没过多久,邓世平突然失踪。校长对外称,邓世平携款外逃。


16年后,也就是今年6月19日,在新晃一中操场下面,警方挖出了邓世平的遗骸。校长外甥杜少平被抓获,承认邓世平是其所杀害。这起骇人听闻的谋杀案,终于大白于天下。


一位正直的教师,凭着自己的良心,凭着对下一代负责,却被埋在操场十六年年。十六年,谁能想象含恨地下十六年的暗无天日?


这样残忍令人发指,更人让人不寒而栗。人们恐惧的,不仅是因为世间如此黑暗,更因为在法治时代,一个坚守正义的人,生命安全居然毫无保障。举报风险之高,举报信成了绝笔信,谁还敢对邪恶说声“不”?


校长及其外甥虽然是第一凶手,可置邓世平于死地,保护黑恶的,却有一串。邓世平家人就提到一个细节,邓世平向县里举报操场工程的质量和腐败问题,按道理,上级应该组织专业人员对工程质量进行调查,可举报信寄出之后,等来的不是调查,而是校长及其外甥知道了邓世平的举报内容,导致校长及其外甥对邓世平动了杀机。天真的邓世平此时却毫无察觉,还在等待正义的法律之剑惩治腐败,谁知却含恨于九泉!


如今,校长黄炳松及其外甥已锒铛入狱。可那位泄露举报信的官员呢?观察者网报道:“县教育局有的人无意中告诉了新晃一中校方” 。这个“无意”害死邓世平的人在哪里?是不是仍然官运亨通,春风得意?如果让邓世平遇难的幕后推手依然挂着党员和公仆的牌子,饮恨九泉的邓世平又怎能瞑目,正义又怎能得到伸张,人民又怎能服气?


邓世平的被害,让人看到了基层黑恶势力的凶残,但更可怕的,是他们身后的保护伞。没有泄露举报信的官员撑腰,一个小小的校长 怎能成为南霸天!



此案涉及的何止是出卖邓世平的官员。邓世平家人还提到一个细节,邓世平失踪之后,家人报案却受到重重阻挠。他们向县政法委求助,政法委书记却对他们说:“邓世平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还说,对邓世平失踪的问题,政法委早就下去调查过。


中学老师失踪(黄校长说邓老师携款外逃),本来就是刑事案件,公安机关责无旁贷,即使是携款外逃,也应该抓获归案。因为写举报信而失踪,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案件却成了悬案。这地方的政治生态腐败到了什么地步?


据“公民于平”了解:

“邓世平家人透露,校长黄炳松在当地的势力非常之大,他的爱人当时担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任职于怀化市经委。也正因此,家属十几年来,反复上告,没人敢帮他们。县检察院有检察官曾经私下和邓世平的家属说,“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关系非常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显然,新晃县很多官员,都很清楚邓世平“失踪”的谜底,但面对黑恶势力的关系网和保护伞,他们也很无奈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为了自己和家人平安,只能放弃自己的正义和良知,避免邓世平的命运落到自己头上。


什么样的利益链、关系网导致这一明显不过的凶案成为悬案?是什么力量吞噬着法律的正义?黄炳松背后是谁?背后的背后又是谁?为什么朗朗乾坤下笼罩着一片漆黑的乌云?


应该庆幸是,党中央发出了反腐、打黑、除恶的号令,正义之剑终于劈开了黑恶的铁幕,阴霾在渐渐散去,正气正在回升,也让在黑暗中等待十六年的邓世平重见天日。


在此,建议授予邓世平老师一个烈士称号,但愿这社会有更多昂首挺胸(不再含恨)的邓世平!


微信图片_20190426204737.jpg

文章分类: 进步时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