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郭松民|左派要总结文革失败的教训

微信图片_20190410074957.jpg

左派要总结文革失败的教训

文|郭松民

  值班编辑|云飞扬



  许多人喜欢引用据称是毛主席在1976年说的一段话,即:“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我一直高度怀疑毛主席是不是真的说过这段话。首先,这段话一直没有可信的出处;其次,据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主席的身体已经很差,不能流畅讲话,有时要靠工作人员看他的口型才能猜出他在说什么,有时要用笔写下来,何以这次可以流畅地讲这么一大段话?第三,毛主席并不把打倒蒋介石看的太重要,他在1949年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他怎么忽然又把“比较渺小”的事情看得这么重呢?最后,这段谈话流露出的悲观、怀疑情绪和毛主席一向乐观的态度不符。1976年3月3日,中共中央向全党下发了经过毛主席审阅批准的《毛主席重要指示》,其中谈到文革时,毛主席说:“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现在要研究的是在有所不足方面。三七幵,七分成绩,三分错误,看法不见得一致。”口气还是很自信、很乐观的嘛!

  考证这段话的真伪,不是我今天所要做的事。我想说的是,在毛主席看来,革命的过程,应该是一个人民的主体性不断提高并最终充分实现的过程,社会主义制度的彻底巩固,也要靠无产阶级/劳动群众阶级成长为一个政治成熟的自为的阶级,有意志有能力开展政治斗争。所以,充分实现人民的主体性,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最终目标,而文化大革命就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所进行的最后的努力。此前的一切革命,无论是土地革命还是抗日战争,又无论是解放战争还是新中国的成立,都是实现这一目标过程的一个阶段,当然不应该和这一目标相并列。

  明年是文革爆发50周年,可以预期的是,文革的问题,又将成为左派和新、老右派斗争的焦点。左派究竟应该怎样做呢?我提两点建议:

  第一在左派之外,或者说在主流的舆论场里,主要的斗争方式是和新右派、老右派争夺文革的解释权。近三十多年来,文革的解释权完全被右派所掌握,他们用个人的“苦难”与偏见遮蔽了历史本质,这使得普通人无法客观地了解文革真相。我长期主张要有一部左翼视角的文革史,但这本书一直没有写出来,不过也没关系,左翼还可以在一些有关文革的具体历史问题上和右派针锋相对,打阵地战,必要时也可用搞一些短促突击。我希望大家要明白,左派斗争的对象是右派,但预设的听众、读者是中间派,目的是争取中间派,要用中间派听得懂的语言去进行斗争,因此在斗争中不要只图一个“爽”字,也不要用“教友取暖,相互感动”代替了和右派的斗争;

  第二在左派内部,要总结文革失败的教训。对一个真诚的左派来说,一是要承认文革失败,不要采取不承认主义。作为一场政治大革命的文革,毫无疑问是失败了,文革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文革结束后,中国的政治反而朝着与文革相反的方向疾速前行了三十多年,至今没有停止的迹象;作为一场文化大革命的文革,至少也被击溃了,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二是要总结失败的教训。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了之后还不知道怎么败的,结果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前些日子我给李民骐同志写信,谈到文革造反派的历史责任问题,有些话可能重了一些,但无非爱深责切。造反派现在需要的不是为自己辩解,而是要切实总结自己在文革所犯错误的教训。毛主席说,文革有两个错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这两个错误,主要是造反派犯下的,对此也不要采取不承认主义。在文革中,一些造反派把革命变成了“比赛革命”,竞相追求“更革命”、“最革命”,结果最后帮助了反革命——这样的历史教训,难道真的不值得汲取吗?

  总结文革失败的教训,当然不仅仅是造反派的事,而是整个左派队伍的事。不把失败的教训总结清楚,下次历史机遇来了,仍然抓不住,勉强抓住了,也还会失去。

(本文系作者在乌有之乡纪念毛主席逝世39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微信图片_20190426204737.jpg微信图片_20190410091816.jpg

文章分类: 历史求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