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在中国,谁能过上好日子?

e61e-hyeztys3835126.jpg

在中国,谁能过上好日子?

文|特约评论员

值班编辑|树上的子爵



看到新京报社社长戴自更落网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的代表作《谁在俄罗斯能过上好日子?》,不由想起了同样的问题,谁在中国能过上好日子?想来想去可以说:只有汉奸在中国能过上好日子。虽然别的人也有可能在中国过上好日子,但是各种各样的汉奸在中国一定能够过上好日子。

    戴自更就是一个典型。戴自更不是一个字组织上的汉奸,因为当今中国还没有被武装占领,还没有当伪军和加入汉奸政权的机会,所以在组织上肯定不是汉奸。但是在文化上理念上,用现在时髦的法律用语来说,戴自更是不是一个具有汉奸嫌疑的极右分子,则很难排除,因为他在所有重大问题上,几乎全都站在美国一边,包括这次他与同门师哥反目,也是不屑同门师哥的倒戈反美。但是无论他是不是组织上的汉奸,都不妨碍他在中国能过上好日子。汉奸右派之所以能过好日子,就在于他们对强者的谄媚和对弱者的欺凌,这个品质决定了他们在战时会成为汉奸,在平时会成为走狗,所以无论战时还是平时,永远都能过上好日子。

    此前我们曾多次指出过这一点,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不幸,就在于那些被这个民族养得脑满肠肥、活得最滋润的人,却往往是要把这个民族置于死地的人;而华民族的最大幸运,同样就在于那些被这个民族整得死去活来的人,却往往是在最后关头抛头洒血拯救这个民族的人。秦桧、李鸿章、汪精卫、戴自更这些人代表的就是前一种人;屈原、岳飞、义和团、延安,还有我们这些左翼爱国力量,代表的就是后一种人。平时被整的死去活来的是我们这些人,可是在民族危机关头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的,也是我们这些人。

    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些人和戴自更他们那些人不同的历史宿命。

    戴自更落网前,我们曾经与他有过两次交锋,一次是就股指期货的设立问题,另一次是就佐立克报告的对错问题。两次交锋的感觉就是党内体制内这些汉奸右派,不仅政治品质十分恶劣,个人品质也十分恶劣,总是在政治争论中釆用造谣诽谤、人身攻击的下三滥手段,这大概是从他们掌门人“谣言公司总经理”那里承袭下来的天然基因。这也是我们最看不惯当今中国汉奸右派的一个原因。当年国共两党杀得血流成河,彼此之间也没有采用这种制造下流谣言的下三滥手段。制造下流谣言来攻击政敌,是当今中国汉奸右派的独有特征。

    与戴自更两次交锋的另一个感觉,就是这些人在用下流做武器的同时,还用无知做武器。当时戴自更一个文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股指期货,更不懂得股指期货的作用,完全是在充当他人的咬人走狗。当时我们反对推出股指期货,主要是股指期货交易不像现货交易那样只有上涨才能赚钱,而是股票涨跌都能够赚钱,并且下跌比上涨赚得更多更容易。因为股指期货是10%左右的保证金交易,庄家可以10元钱买入股票再9元钱卖掉,虽然在现货市场上损失10%,但是在期货市场上可以赚100%,如此以来庄家就会拼命地高价买低价卖,从股市暴跌中获取暴利。

    十八大之后股市连续几次股灾暴跌,就是由此形成的,就是专门跌给十八大看的。有人退休前那句话:“虽然再过几天我就要退了,但是制度已经安排好了,无论谁上来都改变不了。”这里的制度安排,就包括股指期货交易。所以当2015年股市暴跌,股民哭泣,庄家大赚,中央连派两个公安部副部长进驻股市都遏止不住时,我们曾呼吁中央采取紧急措施,关闭股指期货,惩办庄家,保护股民,挽救政府信誉,可是结果却是那些为非作歹的庄家没有被立案调查,我们这些呼吁惩办庄家的人,却差一点儿被立案调查。这其中就有戴自更这些人的作用。

    与戴自更两次交锋的第三个感觉,就是这些人之所以高喊改革开放,并非是一个认识问题,而完全是源于个人私欲。这一点在《佐利克报告》的交锋上表现得十分明显。佐利克报告是世界银行行长美国人佐利克主持制定的中国未来30年改革目标和路线图的报告,主要内容就是全民所有制大型国有企业和公共资源、公共产业的私有化改革(在此顶层设计变成了外国设计)问题。当时左翼力量和中国老百姓坚决反对这个报告,与戴自更这个当时的右派先锋官发生了尖锐冲突。当时戴自更对我们的仇恨简直达到了变态程度,现在才明白是因为我们挡了他的财路。当时无论是作为国有资产新京报社的社长,还是作为大型国有企业文投集团的副书记和副董事长,大型国企私有化都意味着是戴自更发大财的机会,合理合法地弄上几个亿十分容易。如此一笔巨额资产受到阻碍,必然会仇恨到变态程度。

    现在戴自更落网了,人们会说这是戴自更的报应。其实戴自更好日子的结束,并非是他作恶的报应,而是因为他对罪恶的适应能力低于他的同门师哥。当他的同门师哥摇身一变,由“中美关系核心论”突然变成反对“投降论”时,戴自更的舞步不仅没有及时跟上,反而对同门师哥倒戈反美的转变说三道四,仍然坚持他与同门师哥的原有投降派立场,忘记了他们右派的人生格言——识时务者为俊杰。结果就是他的同门师哥仍然在过好日子,而他的好日子则到此结束了。


微信图片_20190426204737.jpg微信图片_20190410091816.jpg

文章分类: 进步时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