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李云雷专辑】李云雷|我与乌有之乡

u=3179156961,2066551894&fm=26&gp=0.jpg


我与乌有之乡


李云雷




下午要去接受一个采访,谈一谈乌有之乡
正好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我好好想一想
我跟乌有之乡接触已经很久了
最早是五年前去讨论《那儿》
那时乌有之乡的书店,还在北航的西门边
同去的还有贺桂梅 和邵燕君
或许与这两位师姐相比,我更接近他们的立场
于是此后便有较多的交往
后来乌有之乡搬到了北大小西门附近的资源宾馆
我常去那里买书,也做过几次演讲
还代表左岸与乌有之乡一起开过“座谈会”
现在,乌有之乡搬到了苏州桥
我只去过几次,主要是去谈了谈电影
在当前的思潮中,乌有之乡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
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
是对多年来右翼思想泛滥的一个平衡
虽然它们的一些做法,我也并不是全都赞成
如果认真想想,我的理想,我的立场
与乌有之乡相似,但也不完全相同
我关注“底层”与“中国”,这是与乌有之乡相似的地方
不过我更关注乌有之乡批判现实的部分
而并不完全认同它的一些理念或理想
我觉得,我们需要在新时代进行新的创造
而不是简单地回到从前
我尊敬毛泽东,但并不把他当作一个神
也不想为他每一个细小的错误辩护
而只想在大历史中寻找他对我们的启示
我批判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及其世界体系
但并不关注它们的每一个罪恶
而只想在理论上做一个整体的把握
在历史发展中寻找改变世界的可能性与动力
我坚持民族主义,以“工农”为主体
但并不持一种激烈或强硬的立场
而想在一个更多元的思想框架里讨论问题
想从总体上分析民族主义与全球化、国际主义或世界主义的关系
或者在民族国家内部
讨论民族主义与民主、民生,以及与区域自治的关系
我想,我与乌有之乡的不同可能在于
我关注的核心是文学、艺术或文化问题
而乌有之乡的重心是社会现实、国际政治,或者经济
文化只是它们关注的一小部分,也不是特别注意
它们常用历史批判或意识形态批判的方法来对待这一问题
而我在意识形态批判之外,有时也会谈谈艺术自身的逻辑
所以偶尔会发生一些分歧
还有,乌有之乡的定位是“战斗者”与“批判者”
而我只不过是一个“研究者”(或许可以惭愧地这么说)
它所需要的是立场、判断、行动,或者对现实问题的直接干预
而我所有的却只是“美学”,思考,或者分析的能力
偶尔还会有一些类似“小资产阶级”的趣味或情绪
与乌有之乡相比,我缺乏决断力或行动力
但我在观察、思考与分析
或许我只是一个在路上的“林道静”


或者是一个没有最终融入集体的“何其芳”
但我看到过“露莎的路”之后的“思痛录”
看到过走向自身反面的思想逻辑
看到过当年许多热血青年的悲剧
所以我想我有保留一些异议的权利
我想我可以从历史研究中寻找对今天的启迪
所以,我与乌有之乡只是朋友,或者“同路人”
而并没有完全融入进去
但我希望,将来会有一种光芒将我们的生活照亮
那是新的理想,新的世界,新的乌托邦
而那也是我与乌有之乡共同努力的方向


微信图片_20190426204737.jpg微信图片_20190410091816.jpg

文章分类: 进步文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