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王忠新|八问莫言

 u=2462751608,2665856262&fm=173&app=25&f=JPEG.jpg

  莫言不仅是知名文人、知名公众人物,还是中组部任命的副部级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这无疑是中国文坛的领导。而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就文学创作发表了一些观点,令人很不以为然。任谁在媒体自由公开地发表了言论,就应允许别人对其有公开批评的权力。既然莫言的演讲具“公共性”,那理应允许公众对他的质疑,为此,“八问”莫言。

一问:文学真能脱离政治吗?

  莫言言:作家的写作不是为了哪一个党派服务的,也不是为了哪一个团体服务的,他写的小说是大于政治的。可作家真要以“不关心政治”的立场为傲吗?经典文学作品真能脱离政治吗?

  1、政治就那么让人羞于出口吗?莫言千方百计的规避政治,羞于谈政治,这让人十分费解,政治就一概丑陋不堪吗?政治难道就等同屠杀和陷害吗?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盛起来,“敢把日月换新天”,这不是政治吗?这中间经历多少艰难困苦,这中间遭到多少挫折失败,这中间有多少仁人志士献身,这中间有多少血染红旗如画,这样的政治不值得讴歌吗?

  而且,就连西方价值观都认同的,用对话、斡旋、谈判和在竞争中共赢的民主政治,不也正是一种政治的追求,也是文学的一个关注?对此,莫言是不懂?还是忘记了?

  2、中国古代经典作品那部没有大政治?也许有人会说,文学有它特殊的运行规律?可翻开中国的丹青史书,则不难发现:官僚历来是传承中国文化的主体,中国古代知名文人基本都是官僚,而官僚传承的文化理念和作品怎么能脱离政治?屈原是楚国三闾大夫,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以诗歌独立文坛的诗人,更是中国第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再看中国四大名著及《西厢记》、《桃花扇》、《聊斋志异》等所有知名作品,那一部不包含重大、深刻、尖锐的政治主题?

  3、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品那部不关联政治?再纵观世界文坛,《巴黎圣母院》、《红与黑》、《安娜卡列尼娜》等世界名著那一本不讲政治?《十日谈》更吹响了欧洲文艺复兴的号角,引领了欧洲的文艺复兴!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品若不关联政治,缘何是世界文坛最精彩的天空?划分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时代的分界,不就是欧洲“文艺复兴”引领的资产阶级革命!

  举凡中外的大文学艺术作品,以大主题负载大信息,是作品成为经典的前提。只有深刻表现了大政治的文学艺术,才能成为大作品。只有勇于大担当的文人,只有与民族能同呼吸共命运的文人,才能用文学艺术去表现大政治,这是文学艺术创造的基本规律!

  4、莫言的作品不表现政治吗?莫言建议大家多关心一点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一点让人打架的政治,这是一种荒谬的误导,它否定了公民议政的基本权利,否定了中国民众关心国家大事,参与政治的公共美德。只有封建专制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只有当年的国民党才严令百姓“莫谈国事”。而反观莫言的作品,他教人恋爱了吗?正是莫言的作品(如《檀香刑》)才书写了大量渲染高强度的暴力。只不过莫言的作品中,宣传的低俗、下流、正符合西方的政治标准。莫言言称自己的作品超越政治,莫言对政治的一概漠视,这是莫言的淳朴、天真,还是偏执、无知?

  5、强调普世价值不是强调政治吗?所谓的普世价值,就是西方帝国主义列强欺世盗名的政治招牌。西方最激烈的文学批评者,在评价中国文学作品时,都十分苛责其政治倾向和政治选择,而中国的文学评论家有这样严厉批评西方作家的政治倾向了吗?在美国无人机袭击中受害的索马里人、也门人,或巴基斯坦人,他们谴责过美国作家,说他们试图给奥巴马的杀人机器装上人性面具;他们谴责过曾经在唐宁街10号与布莱尔一起喝茶的英国作家伊恩•麦克尤恩,在英美关系面前是懦夫吗?没有,都没有!那么,西方激烈的文学批评者,如此强调中国的文学作品必须要远离政治,这不荒唐可笑吗?

  6、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本身就是政治。诺贝尔文学奖极力宣称,并强加于人的普世价值,那只不过是一种黑色幽默。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反共”奖。法国作家萨特评价诺贝尔文学奖:“一种保留给西方作家和东方叛徒的荣誉。”自其颁发以来,绝大多数都颁给了西方反动文人、反革命学者,更成为冷战以来收买走狗和奴才的经费。

  莫言获奖本身,就不能超越政治。在当今世界,影响力太大的事,本身就隐含了政治。基于诺贝尔奖的基本宗旨,它要求受奖作品能深刻地表达普世价值的信念。不然,为何“每年诺贝尔奖颁布以后,瑞典都会有大量关于作家政治立场的讨论”?

  当瑞典文学院宣布,请莫言“从国王手中接过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这仅仅是接过一笔奖金吗?莫言接受诺奖,应当“开始一种关于美德的战斗”,应该成为一个文学斗士,这不是诺贝尔文学奖对他的政治期待?莫言也打破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1年监禁,正在监狱服刑的刘晓波的沉默,开始呼吁刘晓波尽早获得自由了,这不是政治?万望莫言别成西方反华势力干涉中国的传声筒。

  7、莫言还能想起自己是中国作协的副主席吗?中国作协的宗旨明确写道:中国作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各民族作家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文学事业、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社会力量。或者说,中国作协本身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部级群团组织,接受中共领导,为繁荣文学事业、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服务,这不是作协应负的最大政治使命吗?

  莫言是中国作协副主席,作协副主席不讲政治,怎么领导作协?莫言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吗?为什么连这点都羞于出口?为什么查遍有关莫言的词条都不见其载?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不需要遵守党章吗?莫言要远离政治,为什么不辞去中国作协副主席?为什么不退出中国共产党?!

二问:作家仅仅凭良心写作吗?

  莫言讲:作家写作是在良心的指引下,面对着人的命运,人的情感,然后做出判断。可莫言说的是实话吗?作家真的仅仅凭良心写作吗?

  1、世界上绝没有抽象的良心。可就如世界上没有抽象的人一样,世界上也绝无抽象的良心。仅仅凭抽象的良心去判断,那事物的客观标准何在?仅仅凭抽象的良心去判断,作家的创作能选择与时代同行,与历史同行的大主题吗?仅仅凭抽象的良心去判断,作家能担当文学的使命,能引领文学创作吗?仅仅凭抽象的良心去判断,那谁能为这种良心做出令人信服的评判和校正?

  作为文学作品来说,文学就是“人”学,文学的核心要表现的人,这绝不是抽象的人,也不是动物的人。而是文化的人,经济的人,社会的人,更是政治的人,这才是文学表现的重点。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在文学作品表现的人中,无疑是要表现社会的形态和发展。而作家仅仅凭良心,如何能准确判定和正确表现人物和社会背景和历史进程?

  2、凭良心能写出影响民族性格的大作吗?一个不是很渺小的灵魂,他的生命总相连几本书;一个不是很卑微的人生,他的旅途总相伴几个书中的形象!甚至一些经典文学著作所塑造的形象,能直接影响一个民族的性格形成。

  莫言就是小学三年级时读了《林海雪原》、《青春之歌》、《钢铁的是怎样炼成》等作品,受到的文学启蒙。试问:举凡世界名著那本仅仅是凭良心判断所写成?试问:现在有多少作家“凭良心”写出的书,让人读后能改变人生,能与青年同行,能与时代同行?试问:莫言凭良心写的哪部作品,能影响民族的性格形成?

  3、作家为什么不用良心去判断重大历史事件?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实施国企改革,几乎都是共产党垮台!而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成败暂且不论,但有一个基本事实十分明晰,那就是几千万下岗工人承担着巨大的牺牲,中国的工人阶级演绎了多少催人泪下的悲壮,中国人民涌现了多少可歌可泣?

  辽宁作为国企改革的“先导区”,是最需先要闯过的“雷区”。仅对中国第一个特大型国企--有5.5万工人的“本煤公司”实施破产,就是石破天惊;阜新市妇孺在内、城乡在内,四人必有一个特困人口,在社会承受力如此脆弱地区,同时实施三个特大型国企破产,需百姓多么坚忍的承受;对辽宁有色金属实施全行业破产,是共和国首次在行政省实施最大规模的破产。

  整个辽宁610万全民职工,下岗(失业)就曾达179万;加上大集体职工几乎全部下岗,整个辽宁失业人员一度超过50%;其中,鞍钢52万工人,就分离出45万。这是任何一个社会和民族都绝难承受之沉重!有的一家祖孙三代同时下岗,那艰难的岁月,他们现在回想起来都泪流满面。这样一段悲壮的历史,这样一段民族的牺牲,作家的良心怎么不去判断?

  改开中出现的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腐败同反腐败在赛跑等等,作家的良心怎么不去判断?

  4、作家的良心为什么总关心自己的破事?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关乎民族振兴!当年,中国作协出钱,让作家去写。可15年过去了,谁看见作家写出一篇东西?!特别让人费解的是中国作协国字号的作家近七八千人,省级作家5万多人,享津贴的专业作家数千人。他们对东北振兴这样的大事,为什么视而不见?为什么都那么冷血无情?为什么只关注自己青少年那点畸形的苦难经历?为什么没给这波澜壮阔的历史留下只言片语?

  咋不见这些作家“良心的指引”?吃着“皇粮”却吃里扒外,这怎么能让人不耻?而莫言作为中国作协的副主席,不应该负有一点社会责任吗?可他在良心的指引下,为什么一直都没跳出自我,总沉迷于自己那点畸形的苦难经历?

三问:莫言有大品德大担当吗?

  作家要有大品德,作品才有大光亮,这是文坛之大道。莫言无论在作品中,还是在演讲中,总喋喋不休的讲述自己经历的苦难,并不断宣泄个人的愤懑。可大作家必须要跳出自我,莫言跳出囿于自我的封闭吗?

  1、那个大作家不是从苦难中挣扎着奋起?大作家谁没苦难积淀?凡古今中外的文学大家,那位没有丰富厚重,甚至苦难深重的人生积淀,那位没有经生活反复淬炼出的灵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塑造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就是作者参加血与火斗争经历的再现。仅为攻克一座城市,人家一天就发起过17次的冲锋。安徒生睡在棺材上长大,曹雪芹、鲁迅家道破落等等,不一而足。

  可他们有一条共同可贵之处,就是人生无论受了多少磨难,一条都不能将其作为堕落的滕蔓;他们无论经受了多少苦难,都会跳出自我去观察民族和未来;他们无论经受了多少苦难,都没有淹没他们追求光明的信念。我们中国的当代作家也有很多人,他们都将经历的苦难,看作是自己与共和国成长共经的磨难!

  2、苦难能将弱者推入万丈深渊。苦难注定造就两种人。巴尔扎克讲:“世界上的事情永远不是绝对的,结果完全因人而异。苦难对于天才是一块垫脚石……,对能干的人是一笔财富,对弱者是万丈深渊。”英国小说家毛姆讲:说苦难能使人格得到升华,这是不确切的;幸福有时倒能做到这一点,而苦难常会使人心胸狭窄,产生复仇的心理。

  苦难可以造就天才,苦难也可以扭曲人性。苦难可以将人的品德洗练得更为晶莹,苦难也可阴暗的遮蔽人性。如果战胜了苦难,经历就成了财富;如果被苦难战胜,苦难就成了耻辱的经历。莫言纠结在自己那点苦难经历,喋喋不休,几近祥林嫂般讲述自己的苦难,他是被苦难造就的天才?还是被苦难扭曲的弱者?他的作品是引导人们战胜苦难,还是狭隘怀恨?莫言的品德被苦难洗练晶莹,还是遮蔽成阴暗?

  3、看看刘少奇的儿子怎么看待苦难?莫言经历的苦难,能和王光美相比吗?谈到王光美将毛主席的后人接到一起团聚时,刘少奇的儿子刘源讲:对文化大革命,“每个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也不同,但这场悲剧是共有的,是刻骨铭心的,常常成为我们共有的话题。但是,作为后来人,包括我的母亲,都不愿意总是生活在历史的噩梦中,去记恨历史、记恨已逝的人,更不会将仇恨传到后辈人身上,而是应该用科学历史观实事求是地去重新审视那段历史,真正了解和理解发生那场悲剧的历史背景、历史条件和历史原因,多多理解伟人们的真实心迹,多多宽容伟人们的历史局限和过失,多想想老一辈们亲密团结、同心同德、共同创建我们党和国家胜利辉煌的美好一面,多吸取那些有益于向前看朝前走的历史经验。”

  看看王光美、刘源怎么对待苦难,莫言对自己的品性不觉汗颜吗?对照一下中国古代的贤者圣人如何对待苦难,莫言不感自愧形秽吗?

  3、将自己封闭于阴暗那不是堕落?现在中国文坛上有一个奇怪现象,就是作家不深入生活,严重脱离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既不甘心投入艰苦的熬炼,更难经天降大任的折磨!还老虎屁股摸不得。生活中遇到屁大点的困难,就怨天尤人;人生中遇到屁大点挫折,就痛不欲生。每天钻进自己的象牙塔,或躲进自己的小圈圈,封闭在自己那段狭窄、阴暗的生活经历,去写自己那点琐碎、无聊、畸形,甚至下流的破事。

  这样缺乏与时代同行的肝胆和品性,这样缺乏忧而乐的品德,怎么能有大作品立世?读者怎么能买作家的帐?不管现在将莫言如何捧上诺贝尔文学奖的领奖台,可搞搞问卷调查,中国有多少人看过莫言的作品,有几人通读过《丰乳肥臀》?有几人知道莫言的代表作?

四问:莫言能这样丑化毛泽东吗?

  中国无论划分任何政治派别,政治理念、理论争鸣,文学流派,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都是试金石、分水岭、照妖镜。毛泽东作为中共决议中充分肯定的伟大人物,莫言在作品中竟对其大肆污蔑,这尤为令人愤慨。作为一个党员作家,就不需要服从党的决议,遵守党的纪律吗?

  1、莫言作品中的毛主席。莫言在作品和发言中,表达的那种阴暗的、扭曲的、自我膨胀的政治理念,并非发自一时,也并非是失言。他在《主席老的那天》中所写:“原来我想,自己不过是个草民,谁当官我也是为民,毛主席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不这样想了。现在我想,毛主席的死与我大有关系。不但与我有关系,甚至与我家的牛有关系。毛主席不死,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大可能改变,阶级斗争不可能取消,如果有文学,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的文学,而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的,如果毛主席活到现在,我肯定不会当上所谓的‘作家’。毛主席不死,人民公社决不会解散,人民公社不解散,社员家就不会自己养牛。所以说,如果毛主席活着,就不可能有我家那头牛”

  2、莫言怎能这样无所顾忌?毛泽东是改开以来中共历任总书记都高度评价的伟人,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和党的十八大上,中共中央都已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给于崇高的评价,尤其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更高度评价: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

  毛泽东的功绩与日月同辉,作为中华民族第一伟人,更当之无愧!尊重毛泽东这位中华民族第一伟人,这应该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自尊。毛泽东的丰功伟绩,那是任何小丑的诋毁都不能改变的。莫言作为“大作家”,在对毛泽东的评价上,至少要谨慎,而他怎么这样浅薄?怎么这样恶毒?怎么这样无所顾忌?怎么这样大放厥词?而凡是诋毁毛泽东的丑类,最终只能遭到真理的批判,只能遭到历史的唾弃!

  3、莫言总囿于自我看事物。台湾著名学者李敖认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上,第一位巨人毫无疑问是毛泽东,因为他起到了其他人无法代替的作用。”可从莫言《主席老的那天》的这段叙述,其对毛泽东的诋毁就太浅薄、太随意、太荒谬。

  莫言以冷漠不屑的口吻说:“如果毛主席活着,就不可能有我家那头牛”。可莫言只看到了他家那条牛,为什么看不到毛泽东时代“勒紧裤带”艰苦创业如何建设的新中国?为什么看不到毛泽东时代,在这27年间取得的成就,已远远超过历史上2700年中国取得的物质成果之总和?为什么看不到毛泽东时代,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独立自主的建起了世界第六工业强国,拥有了“两弹一星”?

  莫言庆幸地说:“毛主席不死,人民公社决不会解散。”可莫言为什么没有看到,人民公社解散了30年,中国的农业现代化100年都遥遥无期!中国的农村出现了,只在战争年代才发生的情景,许多农村十室九空,基本见不到50岁以下男女。田里劳作的是清一色老人,田埂地头还放着一两个幼子。别说修塘,现在谁家死人,都很难找人抬出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扶贫顾问萨克斯教授,在宁夏报告的“惊人发现”)。

  莫言悻悻的说:“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是哪样子的文学?《红岩》、《青春之歌》、《创业史》、《红旗谱》、《回延安》、《雷锋之歌》、《龙须沟》、《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等,拥有亿万读者的大作,莫言能写出来吗?

  哲学重在追求本源、本质,重在把握整体、全局。莫言仅仅囿于自我的局限去观察事物,这能得出深刻、独特、正确的判断吗?

  总之,文如其人,这是文学创作的铁律。一个作家的文学理念,总摆脱不了其政治理念、道德判断和价值取向。下流的政治理念和政治品德,绝不会有高雅、高尚的作品立于天地。可以肯定的说:莫言绝不会成为下一代作家的普遍榜样,因他作品宣扬的那些东西,绝不是中国文学的伟大出路!

五问: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魔幻了什么?

  诺贝尔文学奖给莫言的颁奖词:“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可啥是魔幻现实主义?就是“把神奇怪诞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各种超自然的现象,插入到反映现实的叙事和描写中,使现实的政治社会,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情节和场面,人鬼难分,幻觉和现实相混”。

  1、看看《百年孤独》是咋魔幻现实主义的?说起魔幻现实主义,就应该谈谈《百年孤独》,就是这部作品让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得到极成功的表现。

  《百年孤独》则从一家七代人充满神奇色彩的坎坷经历和马贡多这个小镇,一百多年来从兴建、发展、鼎盛及至消亡的历史,折射出了哥伦比亚一段百年历史,乃至整个拉美大陆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演变和社会现实,被誉为“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作为文学表现手法,作家在作品中融入了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现实与虚幻,展现出一个瑰丽的想象世界,使其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

  《百年孤独》用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更大的负载了信息,更深刻显现了历史,更生动表现了人物的鲜活,更无情揭露了殖民主义的凶残,更巧妙地折射出拉美的政治生态,这种担当给文学树立了极好的榜样。

  2、看看莫言的笔下又魔幻了什么现实主义?莫言的作品是怎么魔幻的呢?简单地说,就是如蝇逐臭的津津乐道于一些丑陋、阴暗、远离大时代发展,正在被淘汰,或已被淘汰的一些中国社会现象。诺委会的致辞恰恰对莫言这一点,表达了十足的欣赏: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在毛泽东时代出现的标准化城乡、市民,莫言的主人公可以把整个(时代)的角色和性格非常好地体现出来,也实现了他们当年生存的展现,即使有一些共产主义的宣传,莫言还是把这种故事通过自己夸张的方式讲述出来,这里面有一些讲述,还有来自于自己对民谣的记载,甚至有一点点衍生,这些东西一直是过去50多年他的生存环境。

  可莫言笔下的毛泽东时代是什么景象呢?在莫言的小说《酒国》,最精致的佳肴是烧烤三岁儿童。男童沦为食物;女童因被忽视而得以幸存。这是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嘲讽,因为计划生育大量女胎被堕胎: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莫言为此写了一本小说《蛙》。

  《丰乳肥臀》是莫言最著名的小说,“莫言在《丰乳肥臀》里塑造的母亲,竟先后被九个大兵轮奸,由于丈夫性无能借种生了八男一女,除七女被轮奸所生,其他几个分别属于姑父,卖小鸭的,漂泊的郎中,卖狗肉的光棍,会医病的和尚,来中国传教的牧师,与这么多男人苟合,让今天的“野鸡”去做,都望尘莫及,何况是三十年代有着贞节观念的农村少妇。相比老舍、鲁迅、高尔基笔下的母亲个个圣洁,莫言笔下的母亲则十分龌龊,凡有女性出场,莫言必写其乳房,母亲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老师的乳房,而这些乳房又都是通过上官金童这个心理变态的恋乳癖口述而出”

  在《丰乳肥臀》中具体对性的描写更用功,“张麻子终于把馒头扔在地上。乔其莎扑上去把馒头抓住,往嘴里塞着时,她的腰都没顾得直起来。张麻子转到她的屁股后边,掀起她的裙子,把她的肮脏的粉红色裤衩一褪便到了脚脖子,并非常熟练地把她的一条腿从裤衩里拿出来。他劈开了她的腿,然后,掀起她的无形的尾巴,便把他的从裤缝里挺出来的没被一九六0年的饥饿变成废物的器官插进去了……”等,诸如此类畸形的、龌龊的、不堪的、变态的、无耻的、禽兽的性行为描写,那是莫言作品津津乐道的一种愉悦,也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

  3、莫言同《百年孤独》魔幻的根本性不同?两人都是采用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但两者的魔幻内容和效果却有极大不同。《百年孤独》魔幻着“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魔幻出更丰富的历史表现;莫言的魔幻,则是地地道道的“妖魔化”,也是宣泄恶意的丑化!试问:能从莫言的魔幻中,看出史诗的壮丽?

  靠丑化中国获国际大奖已成规律,想出名,想拿奖,只能丑化中国人,只能反映中国人愚昧、无知、麻木,莫言就掐准了这点。他在《丰乳肥臀》中把共产说的一无是处,过去国民党反动派诬蔑共产党共产共妻,灭绝人伦,也只流于空洞的叫嚣,如今莫言的《丰乳肥臀》横空出世,填补了这一文学空白。莫言笔下的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一个妖魔化的中国,就是“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或者同情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人鲁莽、无助且可笑。”可莫言这种妖魔化的表现毛泽东时代,山东人能认同?中国人能认同?

  4、大魔幻现实主义必须有哲学思辨的灵光闪动。大文学家的大智慧、大眼光,同大作品、大品格,必然相伴而行。一个大文学家,不一定是大政治家,也不一定是大圣人,但他却一定是大智者、大哲人,他的作品一定有哲学思辨的灵光闪动。《百年孤独》的作品和作者之所以受到哥伦比亚人民的热爱,就在于作者用作品和人生,点燃着哲学思辨,照亮历史和未来。

  或者说,若没有哲学的思辨,作家怎么能将作品犁耕的深刻?作品若没有跳动的禅意灵慧,怎么去照亮读者的人生和历史的前行?可无论莫言的作品,还是从他获奖后语无伦次,几近信口开河的讲话,他的那种魔幻,真真显现了他的浅薄、低俗、粗鄙、懦弱、狡猾、下流,也显现了他囿于生活经历的狭窄封闭、孤陋寡闻,对民族、社会,以及历史发展潮流的无知和敌视。

  六问:莫言的作品代表中国主流文化吗?

  一些丑陋、阴暗的社会现象,也并非不要表现,但百花齐放应有主调,百鸟争鸣应有主旋。主流文化应能负载时代信息,能积极反映大时代的洪流澎湃,能预测和引领历史的未来,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1、莫言的那一篇获奖作品能进入文化主流?从1981年开始,莫言创作的《红高粱家族》、《红树林》、《丰乳肥臀》、《蛙》等一大批冗长、粗糙、低级、下流的系列作品,虽多次获得国内和国际文学奖,但他写过一篇带有亮色的作品吗?写过一篇能代表中国主流文化,能代表中国的文学发展方向的作品!?莫言的作品能和巴金、老舍、鲁迅相比吗?莫言有他们的担当吗?

  博友大铁象:莫言的叛逆不同于鲁迅那样把投枪、匕首投向黑暗的反动统治,而是在沮兄嘲讽近百年来千千万万仁人志士,曾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民革命事业。当今以莫言为代表的中国文坛,对大时代表现的冷漠、冷血、冷酷,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莫言之类远离时代的作品获奖越多,恰恰表明中国文坛堕落之深!德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作家顾彬则直截了当的说:“当代中国文学多是‘垃圾’”。

  2、扭曲的心态怎么能写出主流作品?人不可貌相。中国古代的丑女丑男,有很多品格闪亮的大文学家。可怕的是因相貌丑陋,长期遭到歧视,而将心理扭曲成了变态。人的长相基本是天生的,对此无可非议。《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虽长相丑陋又聋又哑,但他心灵不丑,照样给人们留下惊叹。如果仅仅是个人的心理丑陋,对社会还造不成太大伤害,而最为可怕的是,莫言将扭曲变态的心理和畸形的、灰暗的、,甚至带有仇视的价值标准带入作品,以误人子弟,这才是最为丑陋不堪!

  黑夜,不会明白白天;心里有屎,绝见不到真佛!莫言自己设计的三个故事,其实就是三个语焉不详的谜语,他不说出谜底,你只能瞎猜。套用一下他的斯德哥尔摩句式--“我说的能算吗?我说了不算”。这就是莫言的阴暗,这就是莫言的狡猾,这就是莫言的无赖。

  可不管莫言多么的狡猾,都绝难改变一个规律:任何一个渺小的灵魂,只要跃上了时代的潮头,都会飘向很远很远;任何一部文字作品,只要在时代的潮头弄浪,他都会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录,并成为历史的经典。莫言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作品,无论多少人给吹喇叭,无论获了多少大奖(获奖腐败也是尽人皆知),无论罩上多大的光环,终究都改变不了其作品下流的本性,其作品也最终将被还原于本来面目。真理是时间的女儿,岁月会做出最客观的判断。

  3、主流文学必须有神圣的使命和担当。“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文艺方针。”这不应该是有品德,有责任,有担当的作家应该的坚守?文学的天敌是浅薄,举凡中外的大文学艺术作品,以大主题负载大信息,是成为经典作品的前提。只有深刻表现了大政治的文学艺术,才能成为大作品!莫言以阴暗扭曲心理写下的冗长、低俗的东西,就是被一些人捧上天,也绝难成为经典!

  一个作品要有更多受众,就要有启发性,有共鸣区,有相关性,莫言的作品到底有多少人看过?《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不能说句句是真理,但至少他将千百年来文学艺术创作的规律总结出来了,那就是人民需要艺术,而艺术更需要人民。

  而莫言的作品走红,恰恰相伴的是对《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的颠覆,是对《讲话》肆意污蔑。习近平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我国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

  七问:莫言自诩作品的普世价值是啥?

  世界上的事情,有的可以容忍,有的则不能容忍。莫言的作品冗长、粗糙,又远离时代和读者的关注点,因而,其作品缺少可读性,这是读者的普遍反映。但这可以容忍,读者愿看不看是你自由的选择。而他喋喋不休 “高谈阔论”的普世价值,却能误人子弟,误导文坛,就可忍孰不可忍。

  1、人的本质属性是社会属性。莫言说:我在中国工作,我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写作,但是,我的作品是不能用党派来限制的,我的写作从80年代开始,就非常明确的是站在人格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了这种阶级和政治的界限。

  可人绝无抽象的人,人有自然和社会这样的双重属性,可社会属性才是人的本质属性。莫言作为自然属性是动物,可他作为社会属性那是人物,无疑是很重要的人物。莫言在中国作协担任副主席,这是比照中共副部级的高官、中国文坛领导、著名作家,在这样三重身份下,他明显不同于一般的作者,他也不能和不应该混同于一个普通的作者。作为中国作协副主席,职责负有领导文坛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任,既在其位,就应说其话,干其事,就理应有更大的社会责任和更大的历史使命,就不能信口开河!

  可莫言获奖后,却心虚的反复强调自己的作品是人性的、良知的、超政治的。莫言千方百计的撇清自己的作品和政治的关系,撇清自己的作品和中共的关系,撇清自己的作品和党派的关系,莫言到底怕什么?怕诺委会吗?怕诺委会什么?而所有的撇清,莫言自己能相信吗?

  而莫言反复鼓吹作品是突出和表现超越一切社会属性的人,可哪是个什么东西?那只能是人的动物本性,人的兽性,可莫言笔下写的人仅仅是动物吗?

  2、莫言获奖主因是鼓吹普世价值。让我们看看诺委会颁奖词对莫言的褒奖:“他用嘲笑和讽刺的笔触,攻击历史和谬误以及贫乏和政治虚伪。他有技巧的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在不经意间给象征赋予了形象。”“莫言有着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他很好的描绘了自然;他基本知晓所有与饥饿相关的事情;中国20世纪的疾苦从来都没有被如此直白的描写:英雄、情侣、虐待者、匪徒--特别是坚强的、不屈不挠的母亲们。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或者同情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人鲁莽、无助且可笑。”

  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朱向前:莫言的作品虽然在国内没有市场、没有读者,甚至大学生也不看、批评家不待见,但是在国外却颇受欢迎。从这个颁奖词中的褒奖看,莫言的作品正好符合西方鼓吹的普世价值,这才是莫言获奖的真正原因。甭说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双重属性的论述了,就是中国古代对人的定义:有历史典籍,能把历史典籍当作镜子以自省的动物。莫言对人的认识,莫言作品对人的描写,如何这样混乱?

  3、普世价值是彻头彻尾的欺骗。美国是忽悠普世价值的大师,可他灭绝了数千万印第安人;持续300年贩运黑奴;随意残害国内民众的麦卡锡主义;以打击贩毒为名,跨国绑架主权国家总统;以及持续一个世纪直到今天仍然在全世界的血腥杀戮,包括肢解南斯拉夫,无所顾忌的推翻阿富汗政权。耗资8000亿美元入侵伊拉克,却将一个世界一流富国,楞推到最贫困国家行列(全国23%极端贫困人口)……。这个世界上的坏事,一多半不是美国人干的,就是美国政府干的,美国佬犯下的所有罪行,远远超过纳粹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总和。美国是世界头号无赖,却把自己打扮成自由民主的人权天使,在全世界高唱普世价值,这简直是荒唐,更是纯粹的欺骗。诺委会鼓吹的普世价值,那更是个橡皮筋,谁能说清是个什么东西?

  4、民族精神永远引领文坛的前行。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学中,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气节品格,永远大于文学,这是中国文学创作的铁律。现今中国文坛拿不出一部反映现实主义的力作,拿不出一部反映改革开放的史诗之作,反而让莫言这类毫无品格的作品当道,这深刻的表明中国的文坛正走向堕落!

  有人可能说,你说的那是中国文学,同西方的文明不一样。可中国的文明存在了5000多年,当什么玛雅文明、埃及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印度文明等相继消亡后,中国的文明正青春焕发。而这种独有的文明,能抵抗和消化汲取各种文化的侵消;而依托这种文明才是中国真正能崛起的强大优势和依托。

  苏联以社会主义的文明,曾凝聚了世界一个阵营,甚至凝聚了半个地球,可当丧失了社会主义文明后,俄罗斯还有凝聚世界的文明吗?没有凝聚世界的文明,如何能崛起世界一流大国?

  八问:莫言获奖没非文学因素吗?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是因文学造诣获奖吗?是因其文学造诣达到中国和世界文坛高峰了吗?绝非也!经典作品可以列入课本当教材,莫言的那篇作品能列入课本?

  一位中央领导在给中国作协的贺信中,就莫言获奖原因是这样表述的:“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也就是说,贺信中表述的两条获奖原因,根本未谈及莫言的艺术表现和文学成就。

  对此,莫言不认账,他在获奖感言中讲:诺贝尔文学奖是颁给个人的,不是颁给国家的。而《新报》2012年8月30日张一一一篇有关莫言获奖原因的分析,着重讲了三点,既,送现金、拉关系、国家影响,这个分析很有道理。

  送现金。张一一说莫言支付给马悦然“翻译献金”60万人民币,马悦然交给他的学生陈安娜翻译,马幕后操盘收四成佣金。对此,张一一“基本保证莫言没任何资格,也不会、不敢告我”。至2012年10月11日莫言获得诺贝文学奖时为止,莫言也没告张一一。而陈安娜《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和《生死疲劳》翻译得再烂,好坏诺贝文学奖评委“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其它17个诺文学奖评委也只能认。

  拉关系。马悦然与二婚小43岁的中国妻子合写过一本微型小说《我的金鱼会唱莫扎特》,作为中国作协高官的莫言,亲为作序,主动结交,且交情不一般。关系到了,钱又收了,事就不能不办了。所以说,莫言获奖,就是市场上廉价的鸡血。

  国家影响。诺贝尔组织因2010年和平奖与中国关系极其紧张,而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到已有实力对诺贝尔组织及相关国家施加压力,诺贝尔组织也饱受区域无诺贝尔文学奖的批评压力,多方平衡后,诺贝尔评委一改常态,竟放低标准来眷顾中国文学,人们宁愿相信这是诺委会改变一种敌视中国的姿态,向中国政府政府伸出的橄榄枝。

  从《新报》的分析来看,莫言获奖也算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国家因素是任谁都不能排除的重要原因,莫言矢口否认,也改变不了“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历史求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