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李昌平|做中国梦,必须再次将农民组织起来!

微信图片_20190222174734.jpg

毛泽东时代是不断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时代。农民组织化保证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发展国家资本经济对抗私人资本经济和帝国资本经济,从而创建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巩固了中国共产党人民民主政权。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国千千万万的小农在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下,不仅帮助中国共产党打下了天下,还协助中国共产党创建了以国家资本经济为基石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巩固了执政合法性基础和执政地位。

邓小平时代是农民组织不断瓦解、农民日益分化的时代。农民的不断分化,导致政治贫民、社会流民、市场贱民化的趋势日趋明显;农民的不断分化为权贵资本经济大发展创造了内在的条件,与此同时也为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体系向官家资本主义体系转变做出了创造了条件、并做出了贡献和牺牲。
现在的中国,要迈入习近平时代了!
中国梦时代的最大特点有三个:一是农民和农民工高度分散和弱势,已经开始觉醒并迫切寻求依附。二是无论是国家资本主义体系还是权贵资本主义或帝国资本主义体系,都面临资本过剩、生产过剩、需求不足和沉默大多数觉悟的困境,都需要学习中国共产党过去组织农民的经验应对资本主义竞争并安全度过危机。三是经济就是政权,政权就是经济。资本就是政权,政权就是资本。当今中国,资本和政权的生命力由其和人民群众的结合度决定的。谁拥有了中国农民(包含农民工)组织,谁就是中国的政治老大、资本老大。
当代最伟大的资本家和政治家是马云,他对毛泽东、陈云组织农民和农民组织思想的理解最深刻,并做了创造性的实践和发展。
中国几千年,组织农民是最大的政治、军事、经济。农民组织是最大的资本和战略武器!
中国几千年,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最伟大的农民组织专家是毛泽东。毛泽东是最伟大的农民组织思想家、理论家、行动导师,是以农民组织化为基石的游击战争、人民战争军事思想家、理论家和指挥家。毛泽东和陈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以农民组织资本为基础创建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政治家和经济大师。

再组织农民,是中国梦时代最重要的经济、最重要的政治,是中国梦的基石!谁组织了农民,农民跟谁走,谁就有资格做中国梦!
做中国梦,必须再组织农民!
十八大以来的群众路线教育,就是学习组织农民的方法。向村支部派第一书记,就是巩固农民组织。精准式扶贫,是对群众路线教育和派出第一书记工作成效的一次检验。没有农民组织的有效性,就不可能精准式扶贫,或者说没有强有力的农民组织,精准式扶贫必然失败!
很多人都感慨:组织农民太难了!
有人说,没有了理想、信仰,还怎么组织农民?没有了打土豪分田地和打江山坐江山的革命动员,还怎么组织农民?很多人因此得出结论,今天这个时代,共产党再组织农民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了。
不同的时代,应该有不同的组织农民的方式方法,应该有不同的农民组织模式。李昌平等人经过30多年的探索,探索出了中国梦时代最简便易行的组织农民的新方式方法和高效服务农民的新型农民组织模式。

李昌平的组织农民的办法是村社内置合作金融。李昌平借用共产党革命的两大成果——土地集体所有制和村社组织制度,在此两项革命成果的基础上再组织农民和创新农民组织模式。其基本做法是:以行政村为边界,依托行政村区域的村社组织,以政府种子资金为引导,在村社内置合作金融(合作社),用资金合作的方式把村民重新组织进入已经空心化、僵尸化的村社里,这样就把已经空心化、僵尸化的村社组织变成了有血有肉有内生造血功能的内置合作金融村社,再把乡镇区域内的一个个内置合作金融村社联合起来,形成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新型农民组织模式。
在李昌平村社内置金融理论的指导下,由中国乡建院专业化、职业化的农民组织建设协作者团队协作创建的内置合作金融村社联合社新型农民组织体系,具有强大的服务农民的功能:
1
资金互助功能。社员之间实现资金互助,农民获得“贷款”有了自主的主渠道。
2
敬老养老和精准式扶贫功能。在内置金融村社内,乡贤和政府出资(种子资金)设定为“敬老股”和”扶贫股“,老人出资和贫困户出资设定为“优先股”,乡贤的“敬老股”收益匹配给老人“优先股”,政府“扶贫股”的收益匹配给贫困户“优先股”,这样老人和贫困户在内置金融合作社中获得的收益相对较高,起到了敬老养老和精准扶贫的作用。
3
支撑集体成员权及农户承包地、宅基地、房屋等财产抵押变现功能。社员既可用集体成员权在村社内置金融中抵押贷款、甚至变现,也可用承包地、宅基地、房屋等在内置金融中抵押贷款。
4
资产资源金融化收储及集约经营功能。如,石龙村村民将滞销的苗木折算成固定“存款”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获取固定利息收入,可以作为“存款”抵押贷款),再统一营销苗木。既避免了农户杀价倾销,又有利于农户可持续扩大再生产,还有利于增加农户财产性收入。滞销的苗木通过内置金融合作社金融化后有利于集约经营。同理,农户的承包地、宅基地 、房屋等都可以金融化后集约经营。如:南场村农民的107栋闲置房屋以“存款”的形式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后,就可以面向社会开发经营。
5
农村资源资产的产权交易功能。有了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新体系,在村社联合社内部,社员的资产资源等是可以金融化的(股权、长期“存款”、信托),被金融化的资产资源就成为了 村社内部可“自由交易”的金融产品。由于内置金融合作社能够将分散在农户手上的资源资产集中金融化收储后并集约经营,因此,储备的资源资产(有限权益)和外部合作经营以及交易就变得顺畅。
6
线上线下统一采购及配送功能。由于村社有内置金融,社员在内置金融里都有“信用物”,如存款、资产、股权、成员权等,社员所需要的生产和生活资料等都可以实行先消费后付钱(结算);由于是统一采购,有规模效应,统一配送自然也不是问题了;淘宝下乡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和“征信体系缺失难题”都因为内置金融村社的创建而不再是难题了。
7
线上线下统一销售及产品安全自律功能。内置金融合作社有统一的品牌、统一的技术标准和农产品安全标准,社员的产品可以统一销售。社员在村社内置金融里可设置基本账户,统一销售后的收入可以直接打入社员账户,根本不需要走现金。社员销售了不安全的农产品,村社因为有内置金融这个手段对其进行追责,淘宝头疼的假货泛滥而追责难的问题在内置金融村社里也可以得到较好的解决。
8
结算平台及余额增值功能。社员可以先消费后买单,再结平衡账,大大提高了合作购销的效率。
9
统一采购及销售衍生出对产业的整合并购功能。如:养一亩海鲈鱼需要6吨饲料,形成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后,统一采购量将是数十万吨。这样,合作社就对饲料价格有了话语权,对饲料产业就有了整合并购权。即使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不办饲料厂,也会有饲料厂求着加入合作社。这说明农民组织资本的市场权利高于产业资本的市场权利。
10
大数据采集及其附加价值功能。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为全体村社社员提供生产生活服务,就会有十分惊人的大数据。对资源资产进入金融化收储也会有惊人的大数据。大数据是未来最重要的资源,数据越大,潜在的附加开发价值就越大。
11
对赌协议及稳定农产品价格功能。如:珠海海鲈鱼价格经常性的大幅波动,分散的养殖户很难赚钱。有了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体系,就有可能获得鱼价的议价权和定价权。根据多年数据测算,珠海白蕉海鲈鱼的价格弹性系数为0.4左右,即销售量减少10%,鱼价会上升25%左右。2015年7月份,鱼价出现恐慌性暴跌(跌破7元/斤,成本价7.5元/斤),联合社立即和社员签署对赌协议(赌三个月后鱼价回升到8.5元/斤,联合社先付定金给社员,每塘3-5元,三月后联合社按照对赌价8.5元/斤收购社员的成鱼,高出8.5元/斤的部分各得一半),很快消除了渔民的恐慌性倾销,两周内鱼价回升到9元/斤、随后长期稳定在9.5元/斤以上。斗门渔民2015年每斤海鲈鱼比上年增收1-2元,每亩增收1-2万元。
12
城市服务体系服务小农的中介纽带功能。有了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体系。银行、互联网金融、保险、供销社、电商等都可以通过其中介和纽带作用服务分散的小农户了。特别是农业保险,只有在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体系建立后,农业合作保险和再保险——“两级保险体制”才能建立起来。
13
提升村级组织服务能力和治理能力的功能。如:新环村过去是有名的空架子、烂班子,因为有了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服务农民能力大大增强,去年底内置金融合作社还给老人社员每人600元分红,干部和群众的关系有了极大改善,凝聚力和战斗力有了质的飞跃。
14
基层政府贯彻落实中央政策有了有力抓手。有了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后,分管农业的领导就有了一个有效的抓手,党和政府的各种政策落实就有了更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15
农民不再是市场的弱势主体。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会帮助农民成为市场的超级强势主体。这点和可以通过石龙村的“苗木银行”市场运作模式可见端倪。
从中国乡建院在全国十三省的既有内置金融村社建设的实践来看,这种以政府惠农资金为“种子”再组织农民的方式方法是非常有效的,形成的内置合作金融村社联合社新型组织模式的功能是超强的。谁拥有了这样的农民组织,谁就拥有了农民和农村资源要素的支配权,谁就拥有了农村经济、政治的领导权!
按照中国乡建院在全国数十个村庄的试验来算,每村需要种子资金50——100万,全国大概只需要2500——5000亿就可以把50万个村庄的9亿小农重新组织进入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新体系,就可以为9亿小农提供从摇篮到坟墓所需要的所有服务。2500——5000亿,这不到中央财政每年三农预算的1/8——1/4。
村社内置合作金融是最有效的组织农民的方式;内置合作金融村社是服务农民的最有效的农民组织形式。
如果共产党花2500——5000亿种子资金再组织农民,把党支部建设在内置金融村社上,并为农民提供综合性的服务,共产党长期合法执政的基础就固若金汤了!不管是权贵资本集团、或者帝国资本集团、或者官家资本集团等都会自觉的服务于中国梦。
投资5000亿元,拥有一个9亿人口的组织和服务体系,其政治、经济价值和战略意义是无法估量的。
在当下中国,共产党不去组织农民,一定会有另外的力量去组织农民。如果共产党改革还继续走瓦解农民组织的老路,或者把农民作为包袱甩给各类资本家,那就是共产党真的要自己革自己的命了!
毫无疑问,再组织农民,是共产党在中国梦时代的头号国家战略任务!是三农工作的核心!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应该亲自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至少要安排政治局常委专抓三农——特别是组织农民的工作,中农办主任应该由国务院副总理兼任,中农办的副主任应该由中组部副部长、民政部部长、农业部部长、国土部部长、农发行行长等兼任。

同时建议把“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改为“中华全国合作村社总社”,总社理事长应该由全国人大副主任兼任。总社干事长应该面向全球招聘,最合适的人选是马云,最不合适的人选也是马云。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工农天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