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谭吉诃德|人民在哪里?

“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如果党员干部一个个都寡廉鲜耻,人民群众就会把我们当成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是这样。                                                 ——毛泽东

微信图片_20190105112525.jpg

人民在哪里?这是令人困惑的大问题。“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如果寻找不到这个权利的主体,权利的利益应该由谁来分享。“人民的名义”会不会成为别有用心者的契机。

你可以用房产证来证明你是房主,但是你永远无法证明你就是人民。人民和上帝一样,近的触手可及,又远的难觅踪迹。越想越伟大,越伟大越找不着。这二者的神秘,已经构成了人类历史的最大焦虑。

民众、公民、国民不等同于人民。任何人都不能自称为人民,任何人都有资格认为自己就是人民。人民的定义往往被世俗的惯例打破,谁拥有权力和财富,谁就有资格代表人民,谁就是最大的人民。谁就具有最大的编剧能力。

按照这个逻辑,欧洲中世纪的僧侣、2000多年来的中国皇权、今日的既得利益集团都是人民,这明显有些滑稽。

老婆饼里没有老婆、牛肉面里没有牛肉,人民大厦里不能没有人民,人民的本相是什么,人民从何而来,他将走向哪里?

人民的身影有时又很清晰。推动人类历史的每一次重大革命,都可以从中准确的找到人民的金身。他们“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勇于献身、大公无私,充满了侠义精神。

从历史上人民的身影中可以抽象出人民的以下特征:有自我解放的信仰和摆脱剥削压迫的目标;主体意识觉醒和对权利义务的接受;能够把分崩离析的个体团结成为推动历史的合作力量。对人类历史来说,人民出现的过程就是人民成为上帝的过程,也就是革命性进步的过程。

人民形成的过程就是最广大的劳动者价值与尊严的觉醒,他们主动组织起来去争取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并用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来维护自己的价值与尊严。人民拥有的权利就是一句话——当家做主,这是人民主体地位的必然结果。

从这个角度说,人民才是人类历史发展的终极力量。人民的身影越清晰,人类社会发展的正向价值就越明确。“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是迄今为止对人民最简捷、最准确、最具有人文关怀的定义。

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实现自身解放和人类解放是人民最鲜明的品格。西方宗教信仰和东方皇权信仰的本质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觉醒后的绝大多数人拥有的人民信仰、人民主权、人民利益至上是对这种不公平关系最具有进步意义的挑战。只有政权敬畏人民,才是人民自己的国家。凡是让人民恐惧的政权,那就一定是少数人的国家。

回望历史的纵深,无论民主国家、政治国家还是共和国,人民都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在社会正当性缺失突破临界点之后,由人民至上的信仰整合出来并走到了上帝位置的群体。

人民明显不是利益集团的上帝。利益集团的短视和财富带来的狭隘使他们想尽办法的矮化、丑化、虚化人民,尽可能的将人民边缘化和分散化。他们的利益同人民的利益从来都是一对死敌。人民是历史的主人也是推动历史的唯一力量,利益集团要做的就是消灭人民并从中获益。他们不但将公平正义、奉献牺牲、集体主义、天下为公等等词汇中的高尚情操进行了集体羞辱和篡改,他们还用经济手段埋葬了这些属于人民的精神。他们通过贫富差距将财富和精神上的沟壑挖掘到令人发指的时候,就一定会触动人民身影的再一次出现。

今日的世界,拥有人民信仰和人民至上,追求平等的社会团结就是社会主义。以资本的效率和增值为根本目标的就是资本主义。资本家声嘶力竭的呼唤“本能”,而人民却要求符合人类的人性。什么是人类的普遍向往,在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时候,结论往往扑朔迷离。

人民的权利常常会被人为的混淆。为民做主和人民当家做主是衡量权力人民性的标尺。不坚持人民当家做主这一价值判断和根本属性,人民的主体性和人民的名义就会成为利益集团的玩物。这一点在人民的权利和利益在被触及的时候反应的非常清晰。

人民是社会成员的绝大部分,但绝对不会是全部。有了人民就会有了人民的敌人。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现实。既得利益集团就是人民的敌人。他们攫取财富的盈利点就是人民一切体验中的痛点。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不但不属于人民,甚至不属于人类。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些人民的敌人没有免死金牌,这使得他们更加恐惧和更加丧心病狂。

人民选出的代表和代表人民也并不完全是一个事情。前者是公仆,而后者在异化的情况下却经常呈现着与人民的对立。后者常常蜕变为让人们信奉其权威的统治者。他们需要民众的政治冷漠,这有利于他们奴化人民、上智下愚、尊卑有序的等级秩序。当他们的统治与决策仅仅同精英们的利益有关,而同人民权利无关的时候,社会公正价值观念就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当人民的利益被出卖并且成为少数人及其利益相关者福利的时候,维稳只能是一种短暂的幻象。人民共和国基因和血脉中的“为了谁”是他们绝对绕不过去的高山。


阶级性是人民根本无法回避的社会属性。很多人大叫阶级消灭、剥削消失、告别革命、历史终结,无外乎告诉人们今日世界不再需要人民,不再需要革命,不再需要进步。这是堕落者的堕落,是历史迷茫的入口,是卑劣者的墓志铭。“如果一个人只有变成富人才能出人头地,赚钱就会变成支配整个国家的主要激情。”这种激情成就了资本,毒化了社会,消解了人民。

人民的自我解放和主体意识水平,人民的觉醒程度如何,人民拥有哪些权利,人民的意志能否得到体现,权力是否敬畏和信仰人民,通过这些可以很清晰的对人民性做出判断。个体信仰决定了个人的全部行为,是否信仰人民决定了民族和国家的未来。

人民的现状和政权的属性息息相关。政权的人民属性关键在于人民选取自己代理人的意志能否得到实现;“人民公仆”能否将为人民服务作为自己的政治、行政和道德伦理;当人民的意志得不到实现的时候人民能否有能力和有渠道改变这种现状。

殷忧启圣,多难兴邦。近代百年的屈辱历史换来了中华民族的觉醒。“人民共和国”的人民直接产生于革命。觉醒了的有信仰、有目标的人民孕育并产生了革命性、群众性、先锋性政党政治,建构出来具有对外整体性和对内独特性的人民特征,开启了中华民族的解放,最终实现了“人民建国”的伟大事业,完成了人民成为现代政治“上帝”的过程。这是中国人民对世界政治制度、文明制度的最大贡献。

《易经》“泰卦”“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人民是一个政治集合概念,因此常常很容易被忽视。一个政党,当它的利益和人民高度一致的时候,人民的身影就不再引人注目,而是完全物化在各项制度和政策上面;当人民的利益和诉求在制度内无法得到理想化解决,人民的身影就会越来越清晰。当人民抛开现有制度和政策站起身来的时候,那就标志着他们在寻找新的代理人,那就是革命。

人民主体地位的理念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价值立场。《宪法》就是这一价值立场的社会契约。这一价值立场和社会契约要求在共和国内实行具有公平正义的社会政策。当这个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受到伤害,当无权者的福利被粗暴的剥夺,当人民的名义成为既得利益集团劫持社会的手段,人民有充分的法理和理由对其公正性进行质疑。

中华民族是崇尚天道正义的民族,这是一切文化的本源。民意滔天就是天意,而天意是不可违逆的。“人在做,天在看”,这个天就是人民。人民就在那里,注视着代理人的一举一动。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思想前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