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一位历史学青年学子的疑惑

一位历史学青年学子的疑惑

某高校历史系研究生

展望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四十年前,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对当代中国产生了深刻影响。改革开放改变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命运,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观念层面的分歧与争论,令我疑惑,甚至不安。作为历史专业的学生,透过历史与现实,有一些思考,想写下来与大家分享。


疑惑一:历史教材的叙述主线问题

01


历史教材问题已经成为网络上的热点与焦点问题,国家对语文、历史、政治进行统编,必然会对中学教学产生巨大影响。对于历史教材的统编,既是因为此前一纲多本下,不同出版社编写队伍水平参差不齐,存在一些错误,需要更正,也是针对上轮教材中对文明史、全球史主线下一些问题的补充。


文明史、全球史是对历史叙事主线的一种看法,一方面,它反映了不同文明的交流与互动,另一方面,它仍然有着西方中心论的色彩,也就是所谓文明征服、改造野蛮。之前的教材虽然说是用文明史、全球史来书写历史,可是在之前课标[1]的拟定中缺失很多内容,特别是现代化叙事遮蔽了许多历史,加之专题史体例,使很多重要内容未写入课标,而这直接影响了教材编写。


例如世界史的内容主要是欧美国家的历史,缺乏对亚非拉历史的叙述,特别是没有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而在讲到欧美国家的历史只讲成就,不讲其曲折历程,比如美国的黑幕揭发运动,法国的五月风暴等[2],这就让学生误以为二战后资本主义国家对本国制度的调整完全来自各国的自发实践;中国古代史的内容在政治部分只有专制主义与中央集权,没有对社会治理等问题的叙述,可能会让学生误以为中国古代社会只有皇权专制,没有社会治理,不利于形成文化自信。[3]


我曾经就教材内容缺失的问题请教过几位老师,没想到得到的回答是这些问题不重要,中学教学要有重点。可我认为这些问题很重要,与社会转型这一热点在书中都可以呈现出来,二者并行不悖。新的初中教材已经使用,新的高中课标已经发布,可以看到新的初高中课改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修正,但仍然有两个问题还未解决。


其一,教材的编写意图并不为广大老师所知。目前国内的中学历史教师队伍水平参差不齐,对于历史的了解不尽相同,一些人存在以偏概全的现象,而且,因为过去长达十几年的文明史叙事,一些老师对新增内容有抵触情绪。一方面,这需要老师的个人阅读,另一方面,教材编写专家的引领非常重要。


因为中学教师的日常事务繁重,只能抽出碎片化的时间学习,因此选择阅读哪些书与文章就特别关键。新的统编中学教材多由大学教授执笔撰写,在学术性、科学性上有很大提升,但是,一些老师对于编写的意图并不了解,这就需要培训。除了每学期的固定培训之外,统编教材的执笔专家最好能写一些与教材编写有关的某些书籍,就编写中的考虑进行说明,并提供阅读书目,以让中学教师们了解教材编写中的微言大义。例如,在教材中增加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与社会主义运动的史实,是为了让学生了解资本主义制度在当时存在的内在危机,这成为战后资本主义国家进行改革的重要原因,而这一改革吸纳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些特征,比如国家对经济的干预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编写教材的专家,经常写文章甚至出书[4],详细说明自己对此问题的思考,反倒是现在,很少能够看到教材编写者出书来说明他们的微言大义与良苦用心。我想,这不利于中学教师更好的了解这套教材,用好这套教材。虽然说现在提倡用教材教,反对照本宣科,但教材内容的选择与书写仍然对中学教学有重大影响。因此这个问题需要得到关注。


其二,中国近现代史的叙事应该是社会转型,其中,革命与改革并行不悖,都是社会转型的途径。


侵华史、革命史在中国近代史中占据重要比重,新教材对这一问题更为重视,这没有问题,但不应隐去有关中国社会从农业到工业社会转型的内容。初中统编教材尚有一个单元讲述经济、文化、社会转型问题[5],而高中必修部分几无涉及近代社会转型的历史[6]。中国近代历史不是只有革命,还有社会转型的努力与探索,历史不是无源之水,今日成就是对前人探索的批判性继承的结果。因为初中历史在很多地区不受重视,而许多高中生在学习必修部分后,不再学习历史,因此这一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我想谈谈在这方面问题的认识与建议。

一方面,革命与改革是社会转型的两种手段,都应得到关注。这里的改革不是简单的政治改革,当时的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等思潮也属于改革,现在的改革开放也是继承前人探索基础上的努力。


另一方面,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隐去近代社会转型的内容,会造成一些老师的抵触心理,将近代革命史敷衍了事。一位老师曾经说,教材改成统编了,但这不影响我们怎么教。历史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末,把我国从落后的农业国转变为先进的现代化国家,是近代以来仁人志士的奋斗目标。晚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与当时的中国人都为此付出过努力,但这些政府未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尚未统一,大大影响了现代化的进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我国实现了民族独立,之后进入现代化建设,虽然经过艰辛探索,但取得了辉煌成就。


如果近代的革命史与社会转型的历史都在教材中得以呈现,会更利于老师与学生对近代乃至当代中国的认知,进一步理解到中国发展到今天来之不易,也有利于树立四个自信与四个意识,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人才能真正带领我们实现民族复兴、国富民强的奋斗目标。同时,对于历史的全面叙述,会让很多人认识到我们党正视历史,也一定会正视现实中的成就与挑战,更有利于凝聚民心。


但是,如果只将革命史作为教材的唯一叙事主线,物极必反,逐渐成长的初高中生通过旅游、阅读或与人交谈后,一旦了解清政府、北洋政府与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一些成就,将在思想观念上,迅速从对晚清民国史的批判、否定迅速转向对晚清民国史的盲目崇拜。事实上,这几年历史虚无主义的出现,一些人对慈禧、袁世凯、蒋介石等从全盘否定到盲目崇拜,结合与同学的讨论以及网上出现的意见,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学教材对这些人物的叙述太过脸谱化甚至负面化,当中学生成长后了解到与教科书不同的叙述时,特别是了解到教材中缺失的重要内容后,会迅速走向对立面。


我的建议是教材在叙述晚清民国历史时,革命史与现代化探索史并行不悖,成就讲足、错误讲够。应该在高中必修《中外历史纲要(上)》教材中增加近代中国的经济、文化与社会变迁的内容,通过说明近代民族工业、文化事业的曲折历程,展示近代社会生活的变迁,理解社会转型的成就与困难,进一步理解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实现民族独立,建立新中国以后,虽然经历艰辛探索,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取得了更大成就。


此外,对于教材中涉及文革的叙述问题,也想谈一点个人认识,我认为教材在叙述文革中应着重强调社会稳定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事实上,文革特别是初期的最大问题是社会动荡,究其原因是以前发展中部分问题积累了一些矛盾,在这场运动中爆发。而社会动荡大大影响了发展,毋庸讳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也面临一些问题与挑战,但这些问题只能在发展中解决,社会动荡不利于国家发展、人民幸福的大局。我想如果教材补充这一角度与相关史事,有利于使学生认识到改革开放的伟大意义,也能够理解社会稳定对国家发展与人民幸福的重要作用,自然有利于四个自信与四个意识的形成。而现在港台部分有关当代史的书籍风行,主要原因在于现有中学教材对文革叙述不饱满,一些人对这段历史好奇,故去阅读这类书籍,而其中一些港台书籍过于关注甚至高层政治分歧,忽视社会层面,这也造成一些人对文革历史乃至当代史有了极端看法。

疑惑二:中国当代史档案的真伪性与叙事问题。

02


在阅读当代中国史的档案时,对不同历史的解读有不同看法。


例如对政治运动的材料解读,有的人认为这些材料不足为信,都是政治运动压力下的虚假之词,或者是借机报复对方之举。但是,这些材料中反映的有问题的人并非所有群体,而只是一部分人,而且很多人都是普通人。这里就有个问题,为何这一部分的问题格外受到关注?是否说明材料中的这些问题本身就带有相当的真实性?但诡异的是,他们对于那些所谓的知识分子与文化人的回忆录,比如《往事并不如烟》、《巨流河》等,却从不质疑其中是否有夸大或虚构的地方,甚至觉得书中所描绘的那种生活方式是值得向往的东西。两相比较,到底历史学的“客观”,其标准是什么,研究者自己的出发点又是什么,是否因为觉得自己是精英,所以就对底层民众的声音比较嗤之以鼻,而对占有一定社会资源的人深表认同?


再如对大跃进与三线建设的看法,有些人认为这是不计代价、脱离实际的荒谬之举。可是,这一看法忽略了当时的基本环境,也就是冷战格局。当时的冷战格局下,中国必须关注国防建设,以防战争的威胁,而且近代列强侵略的这一教训,也说明国防军工企业的重要性。没有深谋远虑,何来小确幸?工业大跃进中对大炼钢铁的考虑就是如此。至于三线建设,一旦沿海发生战争,大部分工业尽失,而当时中苏破裂、中美对峙,为了防患于未然,自然需要工业内迁。后来的历史证明,在中国没有爆发全面战争,但是,如果爆发战争,该怎样呢?尽管我们的军工企业在人员、技术上仍有一些不足,但至少比所有企业都集中到沿海强吧。


历史学讲究论从史出,这些看法还是缺乏足够完整的证据链,但并不意味着这些思考不值得讨论与呈现。讨论问题应该允许不同观点的呈现,尽管不完善,也要给对方表达观点的机会,只有在不断的讨论与思考中,才能促进对历史与现实的思考。


说到这里,我有一个建议,对于民国史与当代史的文章与著作,不应简单用都放开或禁止这种一刀切的方式对待。对于将民国史、当代史放到整个中国史、世界史的脉络中思考的文章与著作,以及其他经过长期思考与理性研究的文章与著作,应该允许讨论、发布与出版,这样可以与其他观点进行讨论。


另外,现有的中学教材在书写当代史时,也应该简单交待这两部分内容,即当代史与近代以来争取独立与富强的探索,还有冷战格局下的战略考量密切相关,以及可以考虑适当补充1960年代的各种社会运动史,以说明当代史的许多问题并非孤立现象。


某社在之前出版了众多有关东欧、苏联的书籍,集中于负面内容,这确实是立场先行,因此现在对于民国史、当代史、苏东史的书籍发行有了一些限制。可是,一些人越禁越读,发行受到限制甚至禁止的书籍反倒被一些人视为真历史,甚至奉为圭臬,崇拜禁书,而对官方出版的书籍则斥之为御用文人之作。说到这里,要提到当时社科院编写的五卷本《中国通史》还未出版,很多网友就在某网站为其打一星的现象,有的说是官方出版的假历史,还有的说是回避了某些问题的书写。我想,官方出版的历史对一些问题不应回避,应该展示更丰富、更厚重的历史,因为历史的关键在于解释与分析,官方不写,别人写,话语权反倒落入他人之手。


疑惑三: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沉默的螺旋”现象

03


微博、微信上的信息量非常大,涉及八卦娱乐、社会民生、政治、历史等,但我注意到只要是头条新闻,基本上负面评论或者情绪化评论都是点赞数最多的。一方面,有的人立场先行,甚至把微博演变为发泄情绪的渠道;另一方面,微博有字数限制,有些新闻的概述或者是作者本身观点如此,或者是夺人眼球,在表述上往往以偏概全。再往后看,点赞数较少的内容,才能看到较为平和、辩证的讨论。


我曾经问过一些朋友对微博评论的看法,他说发微博的都是无所事事者,这不值一提,没必要较真。我想,这就是传媒学中所讲“沉默的螺旋”理论,发言的多数被误认为是真正的主流看法。可是,微博上面有几亿网民,怎能忽视?


我在想,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是否可以取消按点赞数高低排序的展示方式,或者在该新闻出现的一周之内无法显示点赞数,这样,网友在阅读评论时,不会因陷入“沉默的螺旋”而误被所谓大多数的观点所影响,能发出自己更为真实、理性、客观的声音。


以上就是我对中学教材、当代史叙述与社交媒体中一些问题的看法,主要建议是理不辨不明,不应回避对某些问题的讨论,应该让各方观点与争论都能够呈现。需要说明的是,本文集中讨论的是观念问题,思想进步的一些内容并未涉及,但这些都来自亲身体会,或有偏颇与不当,甚至以偏概全之处,仅做参考,欢迎讨论。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历史求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