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郭松民 | 不许把新中国与旧中国混为一谈!

‘人民性’是新中国和旧中国的最本质区别。


微信图片_20181223103039.jpg


01


新中国究竟是旧中国的对立面,还是继承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民国的对立面,还是继承者?

这个问题原本不是问题,但现在似乎成了问题。

1964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15周年而演出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第一场中有这样一段朗诵词——

朗诵(男):

黑暗的旧中国,地是黑沉沉的地,天是黑沉沉的天。灾难深重的人民哪,你身上带着沉重的锁链,头上压着三座大山,你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可是啊,夜漫漫、路漫漫,长夜难明赤县天……


这段朗诵词,深入人心,可以说非常形象地代表了年轻的共和国对已经被推翻的民国的看法。

正是因为“黑暗的旧中国”令人无法忍受,所以才要造反、要革命,才有了中国共产党——

朗诵(女):

黑夜总有尽头,曙光就在前面。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五四”运动举起了反帝反封建的旗帜,传播了共产主义思想。一九二一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了!

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真理的光辉照亮了中国革命的道路。

新中国代替旧中国,令人无比兴奋、欢呼雀跃。

第六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朗诵词是这样的——

朗诵(男):

亲爱的同志啊!你可曾记得,在那战火纷飞的黎明,在那风雪弥漫的夜晚,我们是怎样地向往啊,向往着胜利的一天。

朗诵(女):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看哪,人人挂着喜悦的眼泪,个个兴高采烈,流水发出欢笑,山岗也显得年轻,他们在倾听、倾听,倾听着毛主席震憾世界的声音:

朗诵(男):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1964年,新中国距离旧中国并不遥远,人们对旧中国的黑暗记忆犹新,不会有人把新中国、旧中国混为一谈,因为这会被认为是对新中国的莫大侮辱。



02


但是,近年来,被推翻的旧中国忽然起来了,主流舆论和精英蓄意用一种暧昧的方式,抹杀新中国和旧中国的区别。

比如,我们在地铁、广场、公园等公共设施游览时,经常能够看到“城市记忆”的浮雕、绘画,以“心中的老xx”名义进行展出,这些城市记忆通常都是晚清和民国的,能看到留小辫子的、戴瓜皮帽的、穿西装旗袍的,就是看不到红领巾、更看不到工农兵的形象;


再比如,每到和抗战有关的纪念日,如“七七”、“九一八”、“八一五”等,各大官微和主流媒体都开始无限深情地回顾起“中国军队”当年的浴血奋战了,他们故意不用更准确的“国民党军”或“国军”等称谓,以此来暗示他们是值得敬仰的“前辈”、“父辈”了。


“中国军队”作为一种称谓,今天是可以使用的,但主要应该用于和外军交往的场合。在讲述历史时使用“中国军队”而不用“北洋军”、“国民党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这些更能标示军队性质的名词,就是对受众的一种蓄意误导。

有的地方,甚至直接把国军称为“我军”。


这种顾头不顾腚的做法,产生了黑色幽默的效果,因为没过几年,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时,这支“我军”就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凶焰万丈地到解放区进攻“共军”去了——这真叫甚荒唐,反认他乡是故乡,没有最贱,只有更贱!

究竟是谁才是“我军”?自己究竟是谁的后代?估计连决定把“国军”写成“我军”的官员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与这一趋势相适应的是解放战争隐而不显,似乎羞于提起。一系列文艺作品如《集结号》【点击阅读】、《人间正道是沧桑》【点击阅读】、《太平轮》【点击阅读】等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否定了解放战争的正义性。在相当一部分社会公众的概念里,解放战争已经变成了“兄弟阋墙”之战,争权夺利之战,毫无正义性、进步性、必要性可言,留下的只有伤痛。



03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一个具体的背景是出于策略的考虑,把曾经的“国民党反动派”纳入“民族复兴”的历史叙述中,以换取在台湾的“蓝营”对“一个中国”的认同。

这样一种功利性地对待历史的做法,违反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

因为只有从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人民革命”视角,才能看出新中国代替旧中国的进步意义!从“民族主义”的视角,国共两党就只有方法上区别,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了。

这一考虑与政策的实际效果究竟如何暂且不去讨论,但客观后果是由于对国民党、蒋介石、国军、民国等等做了正面化的描述,新中国的正当性、正义性立即受到严重质疑!

那些本来就不认同新中国和中国革命,本来就迷恋“民国范儿”自由派知识精英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对蒋介石、民国和国军进行了各种美化宣传,形成了对历史的颠覆和对社会公众的严重误导。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

在历史叙述中,用一种含糊其辞、蒙混过关的方式把新中国表述成旧中国的继承者,其实也暗含了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什么呢?简言之就是彻底的反帝反封建,这让今天的一部分精英也感到了威胁,他们希望通过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清算来杜绝革命的复归!



04


必须指出,新中国对旧中国也有继承的一面,这主要是指疆域和国际法主体的地位。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来看,新中国是对旧中国的彻底否定,是在粉碎和推翻旧中国的基础上建立的崭新的人民共和国!

人民共和国不能简单地被理解为“民族国家”,她是建立在人民革命胜利基础上的“人民国家”,这个国家当然是中华民族的,但首先是人民的,即五星红旗所象征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所组成的人民,其中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又是人民中的主体,占有特别崇高的地位。

“人民性”就是新中国和旧中国的最本质区别。



05


新中国之初,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一切都是充满希望的,这是一个巅峰时代,一个黄金时代,是“初心”即人民性体现得最充分的时代!

这个时代应该成为一个标杆,成为一个参照系。

今天,我们应该整体上向这个时代的价值观靠拢,把它作为我们最根本的文明创建和国家、社会建设的指南,绝不应该模仿病入膏肓的“民国”,只有这样,即将迎来70周年大庆的人民共和国,才能再次焕发出青春与活力!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进步时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