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文化网JINBUWENHUA

钱昌明|论罗伯斯庇尔之死 ——革命家背弃人民群众的悲剧
罗伯斯庇尔的悲剧,源于他的阶级局限性——资产阶级的两重性:既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又不能真正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既要依靠人民群众,又不能背叛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

  司马迁在《史记·陈涉世家》中,记述了这样一件史事:

  两千多年前(公元前209年),中国古代农民革命的杰出领袖陈胜,在起义成功、称“陈王”建立政权后,背弃了当年对伙伴(一起为地主打工的“庸耕者”)“苟富贵,无相忘”的承诺;还杀了这些来投奔他、无意中“妄言”了他以往故事的“故人”。自此,“陈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无亲陈王者”。陈胜自外于自己的阶级兄弟,将士离心,最后竟遭车夫刺杀而亡。

  两千多年后(公元1794年),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领袖人物罗伯斯庇尔,同样因背弃了支持他的人民群众——先后镇压了“忿激派”、杀害了左派领袖埃贝尔后,成了孤家寡人。结果,一场“热月政变”,他也成了一个悲剧性的历史人物。

  革命,是觉悟了的千百万人的群众行动。领袖人物——革命家,是人民群众利益的代表者,绝不能脱离人民群众。革命家一旦背弃了人民群众,失去了他们的支持,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依靠人民群众,创造了伟业

  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Robespierre),1758年出生于阿拉斯,早年命运多桀,六岁丧母,父亲离家出走,他与弟弟妹妹均被亲戚收养,饱受寄人篱下之苦。所幸其为人聪颖、受人喜爱,入学后学习刻苦,成绩优异。1770年(12岁)他在当地神父的帮助下、获得奖学金,得以进入巴黎路易大王学院学习,1781年获法学学士学位,同年返回家乡成为一名律师。

  罗伯斯庇尔为人正直,富有正义感,当了律师后,同情、保护下层民众利益,很快在家乡赢得人望。他能言善辩,积极参与地方的政治、文艺活动,先被阿拉斯科学院接纳为院士,后又当选为阿拉斯文学院院长。法国大革命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由此投入革命,直至终结他的余生。

  大革命前的法国,是典型的欧洲封建国家。居民被分为三个等级:教士为第一等级,贵族为第二等级,其余的人(农民、手工业者和新兴资产阶级)为第三等级。第一、第二等级为封建统治阶级,他们占据着极大多数土地与社会财富,享受封建特权,不承担赋税义务;第三等级人们承担着所有封建义务,却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王室挥霍无度,一味增赋加税,全然不顾人民死活。路易十五生前的名言是:“我死后那管它洪水滔天”!路易十六继位,一切照旧。波旁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使广大农民和城市平民生活无以为继,更因阻碍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新兴资产阶级的强烈不满,封建统治危机不断加深。一句话,反对波旁王朝封建专制统治,已成整个第三等级的强烈愿望。

  1789年5月,为笼络富有的资产阶级,解决王室财政危机,路易十六召开两百多年未曾召开过的三级会议。会上,国王只准讨论财政经济问题;第三等级代表则要求改革政治,限制王权。随着双方矛盾的激化,第三等级代表联合自由派贵族召开了制宪会议,要为法国制订一部宪法。路易十六不能容忍任何政治改革,决定调动军队取缔制宪会议。统治者首先把刺刀提上议事日程,由此引发了法国大革命。

  罗伯斯庇尔是参加三级会议的第三等级代表。他信仰卢梭学说,崇尚“人民主权说和社会平等观”。在三级会议上,他大力宣扬“主权在民”原则,赢得了极高声望。其后,他在雅各宾俱乐部活动,1791年3月当选为俱乐部主席,成为雅各宾派——激进的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领导人。

  整个法国大革命,历经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为抗击路易十六武力驱散制宪会议、血洗巴黎,发动第一次起义——攻克巴士底狱。结果是国王靠了边,代表大资产阶级的立宪派在制宪会议中掌了权。制宪会议颁布了著名的《人权宣言》,宣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废除农民头上的部分封建义务如什一税等,但没有废除封建地租,更没有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

  第二阶段,1792年8月9日,由于国王勾结奥(奥地利)、普(普鲁士)联军入侵,干涉法国革命,巴黎人民再次起义,攻克王宫,囚禁国王;通过普选产生的国民公会,由代表工商资产阶级的吉伦特派掌握政权。期间,法国宣告共和,并以“通敌卖国罪”处死了路易十六。

  第三阶段,1793年5月底,因吉伦特派的腐败统治,导致内外交困(外有第一次反法联盟入侵;内有保王党人叛乱,奸商投机倒把、物价飞涨,人民面临饥荒),巴黎人民第三次起义,推翻吉伦特派统治,实现雅各宾派专政,彻底完成了资产阶级摧毁封建制度的历史使命。

  罗伯斯庇尔在法国革命的三个阶段中,均发挥了积极作用。他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鼓动人民群众投入斗争。特别是在第二次起义中,是他呼出了“废黜国王”的口号。在1793年5月的第三次起义中,他与马拉、丹敦等人都直接鼓动起义,号召造国民公会的反,最终实现包围国民公会,推翻了吉伦特派的腐败统治,建立雅各宾派专政。

  1793年6月雅各宾派上台执政时,形势严峻:外国干涉军——“反法联盟”步步紧逼(美因兹已陷落,敦刻尔克、瓦楞西恩等地多处被围,土伦的王党分子已把海军要塞献给了英国);吉伦特派勾结保王党人四处发动叛乱(全国83个郡中已有60个郡发生暴乱),重要城市里昂、马赛、波尔多等已落入叛乱者之手;奸商们投机倒把、大发国难财,劳动人民面临饥荒;反革命分子活动猖獗,雅各宾派领导人之一、“人民之友”马拉遭暗杀,共和国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面对革命危机,罗伯斯庇尔领导的雅各宾政权,依仗人民群众的支持,采取了一系列革命措施:

  改组救国委员会,颁布惩治嫌疑犯条例,逮捕、镇压了一大批反革命分子,包括处决路易十六的妻子;没收逃亡贵族土地,分小块、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卖给农民,废除一切封建义务,彻底摧毁了封建土地所有制;按照人民群众要求,实行全面限价法令,严惩投机奸商;通过全民动员法案,整顿军队,清除不忠于革命的贵族将领,一次就征集42万人参军,抗击反法联盟的进攻。

  雅各宾专政的一系列革命措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革命民主专政秩序得以稳固,各地王党叛乱平息,反外国干涉战争反败为胜,到1794年6月弗勒吕斯大捷后,反法联盟干涉军已全部被赶出法境,法国资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大局已定。作为雅各宾专政时期的主要领导人,历史让罗伯斯庇尔成了一名“伟大的资产阶级革命者”(列宁:《第二国际的破产》),永垂青史!

  背弃人民群众,毁灭了自己

  罗伯斯庇尔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但请勿忘记,罗伯斯庇尔——他始终只是一位资产阶级革命家。

  资产阶级作为剥削阶级,天生具有双重的性质。它既有反封建的革命性一面;同时又具有剥削、压迫人民的反动性一面,特别是在资产阶级统治确立以后。诚如毛泽东主席指出:

  “这种两面性,就是欧美历史上的资产阶级也是同具的。大敌当前,他们要联合工农反对敌人;工农觉悟,他们又联合敌人反对工农。这是世界各国资产阶级的一般规律”。(《新民主主义义论》)

  法国革命的伟大胜利,是在人民群众的积极参加与不断推动下,沿着上升路线,一浪一浪地推进、发展的,是上升时期资产阶级与人民群众建立反封建革命联盟的斗争成果。大革命中的三次起义,其主力都是下层人民群众——城市平民,又称“无套裤汉”群体,后又出现扎克•卢的“忿激派”。他们大多是小手工业者、小商贩、小店主和其他劳动群众。他们处于社会的最低层,天生具有反封建的革命性。

  罗伯斯庇尔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是中、小资产阶级的代表,比较接近下层民众,比之大、中资产阶级,最具有革命性。当革命遭遇强大的外国武装干涉,需要动员人民群众的力量抗击外敌,把反封建革命进行到底时,敢于迫使大、中资产阶级暂时性地容忍雅各宾专政的非常措施。

  说到底,雅各宾专政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在革命危机时期——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特殊的历史现象。一旦革命危机消失,资产阶级需要的是正常的统治秩序,大、中资产阶级再也不能容忍雅各宾“恐怖统治”的限制。就人民群众而言,雅各宾专政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并未从根本上满足他们的愿望。如废除了封建土地制度,并没有满足贫苦农民无偿分配土地的要求;限价法令既限制了物价,同时也限定了劳动者的最高工资;1793年颁布的新宪法,虽堪称是近代最民主的宪法(其中规定如政府侵犯人权,人民有权起义),但保护财产私有权与私有剥削制度才是该法的内核,深深地留有资产阶级的特有印记。

  到1794年春夏,随着内、外反革命势力的削弱,法国大革命的反封建任务已接近完成,雅各宾专政也失去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其时,雅各宾派内部发生分裂,形成了以丹敦为首的右派集团;以埃贝尔为首的左派集团;以罗伯斯庇尔为首掌权的中派集团。

  丹东的右派集团,代表革命时期靠投机倒把、得以暴富起来的资产阶级,他们特别仇视严惩投机奸商的限价政策,反对政府的“恐怖政策”,要求“宽容”罪犯,释放嫌疑犯,宣布大赦。

  埃贝尔的左派集团,代表广大平民阶层的要求,强烈要求严格执行最高限价法令,主张坚决镇压投机奸商,把逃亡业主的企业收归国家管理;还主张强化革命的恐怖政策,打击投机商、包买商甚至一般商人;废除基督教,抨击政府不能领导革命深入发展。

  掌权的罗伯斯庇尔集团则左右摇摆,一心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一会儿支持埃贝尔主义,一会儿追随丹敦的“宽容派”。后来,干脆既否定右派,也打击左派。1794年3月,罗伯斯庇尔集团以“密谋暴动罪”逮捕了埃贝尔,并把他送上了断头台;同月,又逮捕了丹敦,随即进行审讯处死。

  雅各宾派内部的分裂与斗争,特别是镇压了埃尔贝派,使它失去了下层人民群众的支持,彻底孤立了自己,罗伯斯庇尔成了孤家寡人。机会来了,大资产阶级和新兴暴富的工商资产阶层再也不容雅各宾专政了!

  1794年7月27日(共和历热月9日),在大资产阶级(国民公会中的“平原派”)的支持下,以丹东派余党为中坚力量,纠集了国民公会中一切反对罗伯斯庇尔的势力,发动政变——逮捕并处死了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等雅各宾派主要领导人(随后三天又处死了104名罗伯斯庇尔的追随者)。7月为共和历“热月”,史称“热月政变”。“热月政变”颠覆了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政权,建立起大资产阶级专政的统治。

  值得回味的是:当罗伯斯庇尔刚被逮捕、囚禁时,当晚,巴黎市政府曾打算组织力量营救,但因遭到“无套裤汉”人群的冷落,得不到多数区的支持,致使这一计划落空。失去了人民群众支持的罗伯斯庇尔,一下从革命的“巨人”成了一名任凭诬陷的“暴君”。

  罗伯斯庇尔无疑是一名资产阶级革命的民主主义者,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他坚定、不妥协,为法国大革命战斗了一生;他廉洁奉公、道德完美,是一名“不可腐蚀者”;他为法国革命贡献了自己的一切。罗伯斯庇尔的悲剧,源于他的阶级局限性——资产阶级的两重性:既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又不能真正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既要依靠人民群众,又不能背叛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

  据说,罗伯斯庇尔有个忠实“粉丝”——拿破仑,留下过他一句评论:

  “罗伯斯庇尔是法国革命的替罪羊!”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进步文化网

文章分类: 历史求真
分享到: